微妙的超展開劇情
  阿修羅的自白信有
  神煩里斯有
      閱讀前請戴上墨鏡觀賞謝謝

 


  ....

  手中握住的筆遲遲沒有動靜。

  阿修羅在煩惱該如何寫信。

  畢竟對方是那傢伙。

  嘆了口氣,雖然他對於玩火之人的衝動行為感到沒輒。

  但在桌上的信就是最好的佐證。

  看完都不得不說,對方是個非常專情的人,連這種肉麻的話都可以寫得出來。

  真不想寫。

  可是遇到對方,對方問到的時候還是會挺尷尬的吧?

  嗯...對方是個非常期待看到他不同反應的人。

  那就...
_________________

  十分鐘後

  里斯打開房門打算出去時,發現門前地上有封信。

  喔喔,果然。

  迅速撿起地上的信,還特地鎖門不讓任何人進來。

  看這淡藍色又經過仔細密封且署名的信,他很肯定是誰寫的。

  內容:

  第一次對你的印象就是陽光、自信、很活潑。

  對這樣如此冷淡的我亦是如此。

  我不像其他人ㄧ樣依賴在熱鬧的團體當中。

  而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人。

  你總是很坦率的要我叫你的本名不要加敬語。

  你總希望我可以像其他人ㄧ樣有密切的互動。

  你總會盯著我看,讓我感到不知所措。

  你的笑容是大自然界中很刺眼的太陽。

  而我,不知不覺就感到體溫高,心跳加快。

  我不善於表達在言語之中。

  無論在未來的日子裡有多少的時間,有多少的日子,跟你在一起就不會感到寂寞。


_________________

  也許是剛剛用盡腦子寫信,阿修羅感到些許睏意。

  「算了,休息去...」

  非常激動的敲門聲在此刻出現。

  「誰...?!」阿修羅尚未說完話前就被一個高大的身影給抱住。

  「是我。」

  「里斯......?」

  「阿修羅,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他感受到里斯像是哭了一樣的抱著他。

  「...請別說那種話。」紅潤開始蔓延阿修羅的臉上。

  「可是,這是你的真心話,對吧?」

  「那封信...」看到自己寫的信,他反而更不敢直視著里斯了。

  「正面看著我,阿修羅。」里斯抓住他的手,「你已經不是孤單一個人了,跟我在一起,好嗎?」

  「我只是隨便寫寫的...」慌張的他連忙反駁,沒有正面回應里斯的問題。

  「不,你說謊,我看得到你的真心話。」

  「我...」既然無法用任何語言去反駁的話...

  里斯發覺阿修羅的行為有些不對勁。

  他把圍巾取下,用圍巾替為里斯擦眼淚。

  「沒辦法用那種正面的方式回應你。」

  「沒關係-」他輕輕在對方臉上落下ㄧ吻。


  只要你屬於我,就什麼都不是問題。

  完-

  作者感言:關於里斯寫了什麼給阿修羅,請各位自動腦補吧(?)

  坦率的文字並不是什麼壞事?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