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阿修羅
對方=里斯



  清晨,天還未亮,寧靜的宅邸還帶有進入夢鄉的氛圍。

  宅邸外附近的山區,微微的鳥聲蟬鳴,河水的聲音,以及瀑布。

  幾道白色水柱由上往下衝,正中央下方的位置,有個人影,上半身赤裸的男子,以打座的方式,閉上眼睛,絲毫不在意背後的水柱衝擊。

  水聲、水聲,盡是水聲。

  過了段時間,太陽總算露面。

  但男子還是沒有被燦爛的陽光給打動,直到離男子的腳步聲距離變得越來越大。

  男子探視性的把苦無朝目標投擲出去,被鎖定的對象很快閃過苦無。

  睜開眼,查看情況之後,男子擺出困擾的表情。

  「...可以請別來打擾我嗎?」

  「你這樣說,不對喔。我什麼都沒做呢,況且先行動的人是你。」

  男子聽完,沒回話,只是一味繼續進行先前的動作,靜靜闔上眼。

  看男子的樣子,對方也不好說他什麼,只好坐在河邊默默觀察男子的一舉一動。

  「這種另類的修行,你大概會一個星期做幾次?」

  聽到對方的提問,男子思索,頓了會兒才開口,「每天一次。」

  「很少人會像你這種很勤勞的人出來修行,」對方苦笑,「就連我也是,提升火焰能量的修行,也不見得每天做。」

  「只要一怠惰,就會墮落。」男子直率的說出來,「這是身為忍者最不可觸犯的禁忌。」

  「喔?是這樣阿...」對方聽到男子的話,轉口講,「只可惜,我不是忍者,我只是一個操弄火的人,甚至-可以密切的關注你。」

  男子吃驚,他離開原先的位置,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向對方的所在地,在對方旁邊站著。

  「怎麼了?」

  「我是不清楚你的身分是什麼,不過就這樣隨心所欲的講出你想要講的,也太過分。」

  聽到男子難得一口氣講很多話,對方的神情從笑意轉化成嚴肅。

  「放鬆才是為一的方法,不是嗎?還是說,你想永遠處於緊繃的狀態?這種習慣,不要也罷。」

  「你...」語無倫次的男子,丟下苦無,走到離對方不遠的距離。

  對方撿起男子的苦無,走近男子,「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理,你不接受也不行。」

  「到底想要我怎樣!」男子很用力的打對方的胸膛,低頭咬牙切齒的別過臉。

  對方強迫性的把男子轉回正面,抬起他的下巴,近距離的在男子耳邊說,「那麼,就讓我告訴你為什麼好了。」

  「我認為你的修行除了在瀑布下沖水,也該多加一項。」

  「...什麼?」

  只見對方惡作劇般的用雙手把男子的嘴左右兩側給扳起來,「當然是笑的修行囉。」

  「像我一樣。」

  「不可能!」男子一秒的否決並拿開對方的雙手,「那是無法改變的習慣。」

  「相信我,不會很困難的,如果你真的很怕所有人的眼光,那就只在我眼前展現就好。」

  「是你...的話...」男子疑惑了,「...我考慮看看,但不代表我接受你的提議。」

  「真是敗給你了。」對方好氣又好笑說著,「看來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艱難的修行。」

  「...?」男子困惑,對方哪來的修行。

  「沒什麼,我該離開了,好好繼續修行吧。」對方很識相的挑準時機,揮手道別,留下百思不得其解的男子。

  走回宅邸的對方,在房間內的門前,低頭觸碰著門。

  「看來,讓他對我坦率說出他自己的感覺,算達成了一半,」

  笑容卻始終還是沒有出來阿。

  只發揮一半熱烈的影響力,修行還尚未結束呢。

  「你,就是我每天的修行,阿修羅。」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