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注意
閃光注意
  最近,梅雨季來臨,下雨讓很多人不是心情不好,就是感冒發高燒。

  阿修羅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原因就在於,在自己眼前,就剛好有個屬於後者的傢伙躺在床上。

  「你這傢伙...」竟然會生病!不是可以用自己的火保護自己的免疫力嗎?阿修羅瞪了里斯一眼。

  「沒辦法,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虛弱的里斯拿起阿修羅遞給他的濕毛巾,放在額前。

  「...都是你的錯。」害他被大小姐莫名的關愛唸一頓,被唸說為什麼不好好注意自己的同房室友的健康狀況。

  「抱歉,讓你擔心了。」里斯微微的睏意使他半闔眼,「那我先休息囉...」

  真是令人火大。

  他看著已經入睡的里斯,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對方因生病而入眠的狀態。

  阿修羅嘆了口氣,雖然平常的里斯煩他煩得要死,但現在的里斯卻安安靜靜的,令他好不習慣這股莫名寧靜的氛圍。

  要怎麼形容里斯睡覺的樣子...該說是可愛還是蠢呢?

  阿修羅看也不是罵也不是,他決定先去廚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等里斯醒來時,已經是中午時間了。

  「阿修羅...?」

  「你醒了,」阿修羅拿出一碗熱呼呼的白稀飯,「吃這個對身體比較好。」

  「可是...好燙...」跟他的體溫一樣熱。

  「算了...」阿修羅在匙口上輕輕吹著,讓稀飯的熱度稍微降些,再送入對方口中。

  「你做的稀飯好好吃,」里斯微微一笑,「就像老婆做的飯菜一樣。」

  「...你還沒吃藥,亂講話。」

  「我是真心這麼覺得的。」

  「真討厭這樣的我。」

  「老是捉弄你,讓你感到困擾,然後就注視著你,用盡任何的方法接近你,真是任性呢,我。」

  這就是所謂的病後吐真言?

  「你真的需要吃藥...」

  「不相信我?」里斯感覺自己快要哭了一樣。

  「好,我信。」

  阿修羅的臉泛紅,露出一臉沒轍,為難的表情。

  太奸詐了這男人,只有在這個時候就偷偷認罪,等到平常的時候一定要把這把柄反擊回去。

  他這麼想。

  「...阿修羅,手給我。」里斯虛弱的叫阿修羅的右手靠過去,他接觸對方的手心。。

  「你的手好冰。」聽里斯這麼說,阿修羅感到有些憤怒。

  「...誰叫你感冒發燒。」

  里斯生病的事情被大小姐發現後,他就得出去外面買藥,又正好外頭下雨,幸好大小姐有借他傘,但雨勢稍大,阿修羅的手不小心沾到打在地面被反射的雨水。
 
  「我還是...只能說抱歉。」里斯把濕毛巾放在一旁,勉強撐起頭,往阿修羅手上一吻,再往後躺。

  「...」驚覺對方的行為後,阿修羅收回手,把濕毛巾放回里斯頭上,「既然飯跟藥都吃完,你趕快休息吧。」

  「嗯。」

  阿修羅走出房間關上房門,低頭,看著剛才被吻的手。

  可惡,原來生病的人不是只有那傢伙。

  臉上熾熱的火紅和手心上漸漸上升的溫度,也讓阿修羅自認,自己也生了一場病。


  完-

作者感言:
即使里斯生了病也是很有影響力的。(燦笑)
阿修羅自認的病大概跟愛情有關吧。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