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之修行的後續

兩人分別的視點有

內有插圖/奕江

 

  距上次看到阿修羅微微一笑的時間,已經過了一陣子。

  根據某位證人的說詞,阿修羅很會忍耐搔癢,也不會因為看到人滑稽的跌倒就笑,更不會被冷笑話給打動。

  里斯苦惱思索著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阿修羅不常笑呢?

  變得跟他一樣笑笑的,有何不可?

  也許是因為前世的影響以及地位的緣故,基於忍者的身分立場,對於敵人不能保留一絲的情感,

更不可以讓人看出自己的表情,忍者的訓練主要是讓自己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殺手或是暗殺者,又或者是密探。

  可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已經沒有必要束縛著阿修羅。

  就算他曾經是個密探,那又怎樣?

  里斯期盼有天,阿修羅真心笑給他看,至少不是在強迫的情況下。
__________________

  早上,天氣熾熱,里斯獨自從宅邸走出,往某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去。

  是一個帶有豐富資源的海邊。

  他坐在沙灘上,閉上眼睛,聽海鷗飛舞天空的叫聲、海浪拍打的聲音、海風的溫度使皮膚的熱度

不致於被熱力十足的陽光給熱壞。

  如此安靜,不會被任何人打擾的好地方。

  自己的煩躁感就此一掃而空。

  這麼棒的地方,真想跟某個人說。

  這時,他驚覺背後有腳步聲,雖然很小聲,但他隱約聽得見。

  「里斯...?」

  「...阿修羅?你怎麼會來?」

  「一早起來,發現你不在床上也不在宅邸...」阿修羅一同坐在里斯身旁,「想到附近有個海域,想說你可

能在這裡。」

  「這樣阿。」里斯苦笑,會因為他不在就跑來找他的人也只有阿修羅了吧。

  「...在想什麼?」阿修羅不解,從來沒看過里斯困擾又苦澀的笑容。

  「想你的事情。」里斯丟下這句話給相當錯愕的對方。

  「哪方面...?」

  「表情。」

  「跟上次有關...?」

  「嗯。」里斯點頭,「不過也怪我太心急,想必這對你來說也算是一種折磨吧?」

  「並沒有。」阿修羅搖頭,「那件事,讓我想很久,自己笑不出來的確是個事實。」

  「真的嗎?」

  這下換里斯困惑了,「那,阿修羅,你覺得會坦然接受嗎?就像弗雷所跟你說過的話...」

  「我...會接受一半。」阿修羅低頭埋沒在圍巾裡。

  「看來,你也會在意對吧?」里斯像是想到什麼般,「在這裡別走,我去一下就回來。」

  留下低頭思索的阿修羅,里斯走往某處。

__________________

  阿修羅從腰包裡拿出一個圓狀粉紅色的小鏡子,那是之前弗雷送給他的東西。

  『要練習笑的話,就要用鏡子來照自己的臉,來檢查自己笑的是不是很僵硬、有沒有皺眉頭。』

  這樣強迫自己去笑,會不會失去原有的風格?

  被身邊的人,不管是弗雷也好、大小姐也好,甚至是里斯,都認為他應該要笑一個才好。

  笑容,是不是比嚴肅來得重要?

  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鏡子映出來是一張單調、古板、嚴肅的臉。

  被動搖的,說不定是自己吧。

__________________

  過了一會兒,里斯回到海邊。

  「里斯...?」阿修羅轉頭看見里斯手裡拿著東西。

  里斯丟了其中一個給阿修羅。

  「吶,這是請你的。」

  他手裡接住的是一瓶鋁箔包裝的布丁奶茶。

  「你特地,去買飲料?」

  「是啊,因為太熱了。」

  原來里斯想到海邊附近的路上有個販賣機,就跑過去了,他看是用Gem買的,毫不猶豫的在販賣機買了

一罐檸檬汽水和一瓶布丁奶茶。

  「謝謝你。」

  下個瞬間,讓里斯看得入神的是,對方的笑容。

笑容插圖/奕江繪

繪:奕江

  阿修羅的笑容,沒有皺眉也沒有死板的一號表情,很柔和的神情、沒有冷笑,也沒有皺眉...好可愛。

  里斯在心裡想,放下所謂的束縛與嚴肅,竟是美好的一件事情,阿修羅的笑顏,恐怕是世上難以用金錢購買的無價之寶。

  可是...不得不說,阿修羅你的笑容好短暫!

  雖然只有一剎那,但能看到總算值得了。

  他情不自禁在阿修羅的嘴邊吻下去。

  「唔...」被里斯這樣一吻,他的心跳加快,原本白皙的臉轉而變紅潤,手也無力推開對方情熱抱住,而環繞在他背後的雙手。

  「我很開心,看到一個非常珍貴的事物。」

  「...是什麼?」

  里斯沒回答阿修羅的疑惑,又再度落下一吻在他唇上。

  -那就是,你的笑容阿。

  完-

作者感言:一開始寫這篇會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思緒,幸好有人指點,就特別這樣寫了。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