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UL同人 本命:阿修羅 布朗寧 主要萌CP:里斯阿修 梅倫布朗 雷CP:瑪爾阿修 里斯伯恩 飆速宅男/東卷 山坂 小松先生/數字松:十四一/一十四

 1.前面歡樂、中間情色描寫有(糟糕慎入的三回詐欺?)、後面夢境虐心有-慎入 

        2.里斯欲求不滿有

 

  「里斯前輩,我跟伯恩昨晚只做一次,那你跟阿修羅昨晚做幾次阿?

 

  弗雷特里西難得提到令人臉紅心跳且兒童不宜的話題。

 

  「咦,你說我跟阿修羅嗎?」里斯比了個手勢,「昨晚三次。」

 

 昨晚三次插圖/繪者:果農阿七  

 

  正巧他說完這句話,後腦杓被一個東西給襲擊。

 

  「好痛!」他撫著被打到的後腦杓,而打到他的東西掉在地上。

 

  ...是抹布?而且以這種快速又精準方式丟的人也只有-

 

  里斯轉身和弗雷特里西發現有個人,那個人臉很紅。

 

  「阿修羅?」他相當吃驚。

 

  「里斯...你這個混帳!不要突然說出來!」他羞憤的用燕飛把里斯當成目標。

 

  「等一下!阿修羅!聽我解釋啦!」里斯艱辛的用劍把飛來的苦無打掉。

 

  獨留弗雷特里西眼神死的望著他們的打架。

 

  不過,昨晚三次這種情況,里斯前輩真的很猛呢。

 

  弗雷呆愣愣的想,要是自己也能跟伯恩來個三次,該有多好。

 

  在ㄧ場打鬥之後,阿修羅的氣顯消不少,在里斯的安撫之下,他才願意離開回房間。

 

  「里斯前輩,你所謂的"昨晚三次"可不可以講得詳細點阿?

 

  「哦?弗雷你有興趣?要我詳情給你的話,可以喔,不過-」里斯一臉奸笑樣的強調,「條件是弗雷你把5000GEM給我的話。」

 

  「欸?!哪有前輩可以敲榨後輩這麼多錢的啦!」弗雷特里西聽到前面的話剛開始還想說這下可以聽到一個好東西,但是里斯似乎沒有輕易的說給他聽,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說,「算了,里斯前輩不講的話,我也不打算聽,我要去找伯恩。」

 

  弗雷特里西打算找到伯恩哈德後,就拖到房間痛快來個三次。

 

  「再見不送。」里斯燦笑送走弗雷特里西後,想想時間,轉眼間又快到晚上了,他回自己的房間,想著昨晚的情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昨日夜晚,里斯難得向阿修羅提出一個無禮的請求,當然阿修羅肯定是拒絕了,不過他也絕對不可能就這樣放棄,迅速把阿修羅的圍巾給抽走,並以強勢的方式把阿修羅身上的衣物給脫下來,再用圍巾綁住阿修羅的手,順便把只戴著頭巾的阿修羅丟在床上壓著。

 

  而呈現阿修羅躺在床上,里斯壓住他的局勢。

 

  「里斯,你這種舉動很失禮!」阿修羅斥責里斯的行為,但他沒因此停下手邊脫阿修羅褲子的動作,把礙事的腰帶跟腰包還有等等的東西給扯掉,瞬間阿修羅被他給強行卸下了那些包得緊緊的衣物與裝備物。

 

  白皙的肌膚與身體,在里斯的眼裡就是一個賞欣悅目的藝術品,清秀瓜子臉加上那副嚴肅的ㄧ號表情,以及臉上的緋紅,都在他的眼底,看得透徹。

 

  阿修羅在此感到很羞恥、很丟臉,深怕被這樣火燒的眼神給吃掉,趕緊抓住被單想遮住自己的裸身,可被里斯給綁住的雙手,無法就此方便的行動。

 

  一雙藍綠色的雙眼盯上頭巾男子的鎖骨,這個部位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被阿修羅的圍巾所覆住,也因此鎖骨顯得誘人,讓他看得入神,利用嘴與唇去吸吮,弄出一個一個的紅腫痕跡,即代表阿修羅是專屬於里斯的證明。

 

  被里斯這樣的一個舉動給弄到心慌意亂的阿修羅,試圖想要推開里斯,但礙於不便的手,他也只好撇過頭,不去看被那人羞恥過的地方。

 

  在鎖骨弄完那些紅痕,里斯看見阿修羅的背,膚色也是相當的漂亮,他從肩上舔舐再緩緩往背的地方滑下,穩住阿修羅的身子,當他在吻的時候,感覺得到阿修羅在顫抖而心跳加快的動作。

 

  「不要怕,我會溫柔對待你的。」他丟下一句話想讓對方明白。

 

  「你...真的很變態...」眼見阿修羅正在試著把圍巾的結給解掉,頓時里斯給了他一個妥協。

 

  「說變態也只為你一個人而變態呢。」里斯笑著繼續說,「這樣吧,我把圍巾解掉,但你不准逃走,不然的話圍巾又會回到你手上喔。」

 

  首次聽到里斯這種厚顏無恥的話,阿修羅想這個傢伙真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可是這樣一來,答應的話,也許能夠恢復自由之身。

 

  解開圍巾之後,阿修羅跟里斯的口舌交纏在一起,曖昧的細線增添了一絲情趣,特別是潮紅的臉,如同紅蘋果一樣,咬下去就會有甜美的汁液。

 

  「阿修羅,我覺得你很性感呢。」里斯離開對方的唇轉而移到阿修羅的耳根上,他微微含住並用舌舔著,阿修羅吃驚了一下,本來能一直壓抑不發聲的嘴,也稍稍鬆了口。

 

  「...給我閉嘴。」被斥責的里斯乖乖閉上嘴,進行下一步的侵略。

 

  阿修羅兩側的臉頰被他像是在品嘗滑嫩可口的布丁一樣,又吻又含的,里斯也察覺到阿修羅的臉,變得超紅的。

 

  里斯的手撫著腰間,舔過一圈,之後又把吻轉移到大腿內側。

 

  「...!不要亂吻! 」阿修羅忍無可忍的用手拍打里斯的臉頰,他撫著被打疼的臉頰,「...看來這裡是你的敏感點呢。」

 

  「阿...不行......」由於大腿內側很靠近中心點,那種說不出的羞恥感與電流般穿梭於間的快感,更是讓阿修羅守不住自己一向的壓抑,無聲也變成有聲,被解放出來。

 

  「我,可不喜歡你壓抑太久吶,阿修羅。」從大腿內側再至纖細的小腿,也都無一倖免的沾染了透明光滑的唾液。

 

  「...可惡...」濕濕黏黏的感覺,很不舒服,而且又是被這輕浮的男人給鎖定了。

 

  「我看到你的"那裡",已經舉白旗投降了呢。」里斯樂意的將嘴靠近曾被隱密包覆住的男性象徵,一上一下的摩擦,讓阿修羅禁不住叫了幾聲,「嗯............

 

  伴隨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呻吟,里斯還是沒有停下,直至阿修羅的白色精液射出為止。

 

  「你一次的量很多呢。」他燦笑對上那副瞪了他的眼神,是害羞了,對吧?

 

  「少囉嗦...」阿修羅惡狠狠的瞪著他,過於隱藏最好的地方被惡意侵襲之後,剩下的就是後庭,洞口還沒有好好刺激一番。

 

  里斯拿起手邊有的潤滑劑,用幾根手指探入裡頭,遭到入侵的阿修羅,止不住那樣的疼痛,像在淌血似的燃燒,空氣瀰漫了股熱度,再也沒有辦法好好的抑止住多餘的痛楚,呻吟聲也就逐漸的開放起來。

 

  「放鬆點,阿修羅,不然會更痛喔。」里斯溫柔的叮嚀語氣讓阿修羅不是特別習慣,僵硬的肩膀也因這番話,放鬆不少,抓緊里斯兩邊的肩膀,他的手指也開始進進出出,痛得阿修羅的眼淚從眼眶中溢出。

 

  里斯抽出已經沾有血液的手指,他舔掉。

 

  現在這個手無寸鐵、又裸身的阿修羅,已經被里斯給掌握住整個場面,也看到阿修羅的軟弱無力的抵抗,是多麼的小巫見大巫。

 

  「你......」阿修羅已經沒有任何詞彙可以形容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可惡到極點。

 

  「看你是想向我坦白你的想法,還是就什麼也不說乖乖給我上,自己選擇吧。」里斯丟下這句望著被他操弄到有些不想再多說些什麼的阿修羅。

 

  喘著氣、臉跟耳朵還有脖子都很紅、鎖骨盡是膽顫心驚的紅點,胸前也是、大腿內側和背部都有黏滑的唾液、而下方的"分身"變得特別紅腫,也直挺挺的。

 

  阿修羅感覺,再這樣下去絕對會被吃得一乾二淨。

 

 

  「那裡...看來是撐不下去了...」里斯流了汗,發覺自己下身的異狀,他對阿修羅這樣說,「等會,我會進入,你覺得痛的話,就抓緊我的肩膀吧。」

 

  那是阿修羅從未見過那樣可怕的場面。

 

  被里斯的分身給進入以後,就處在激烈碰撞的槍林彈雨,情熱的撞擊著阿修羅的體內,痛與異常的快感迫使阿修羅哭泣。

 

  即使他不願意妥協里斯無禮的要求。

 

  「嗯............」阿修羅的眼淚呈一直線的流下,過於快速的火熱,促使里斯的理智被狂野的感性給控制著,也帶了點霸氣,獨自佔有欲增強,甚至連情色的口吻都加重不少。

 

  「為什麼你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變得如此可愛呢?」里斯的問題圍繞在阿修羅的耳旁,被問的他在想,怎麼辦,要怎麼回答,老實或是撒謊?

 

  「你......」阿修羅語無倫次,他沒有辦法給一個正確的答案,但是...

 

  「我......一點......也不可愛...」激情猛烈的進入,使得他勉強丟出一個斷斷續續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愉悅的里斯聽完阿修羅給的回應,「但我真心覺得你是可愛又性感的人,那些包著你緊緊的衣物,抹殺了你的美好。」

 

  「好...羞恥...嗯阿...」頻率快速到讓阿修羅春心蕩漾的呻吟著,身體發熱到流汗,里斯也差不多跟他一樣到了極限,擁著他並安撫著他。

 

      望著咬牙切齒喘著氣的阿修羅,里斯感覺自己似乎有點過了頭,像在欺負阿修羅一樣,他帶有罪惡感的眼神,向阿修羅低頭。

 

 

   「對不起。」阿修羅聽見里斯所講的那三字,愣了一下。

 

   「為了滿足我的自我慾望,讓你感到很難受,對不起。」

 

   ......」都已經做的人竟然還道歉,這算什麼?

 

   「不用...跟我...道歉...」勉強擠出幾個字湊成一句,他先前的恐懼感因為里斯的道歉消失了。

 

  「嗯,我明白了,我會對你好好負責的。」他抱緊阿修羅,「之後可是會有兩三次的,沒問題嗎?

 

   ...這麼多?!」這這傢伙到底有多欲求不滿?!

 

    看見阿修羅遲疑的眼神,里斯笑了,他加快速度,好讓阿修羅得以解放。

 

   「阿......嗯阿...太快............!」喘息加上臉紅的極致,阿修羅的下身早已釋放出白濁的精液,而里斯的分身也在同一時刻,射進阿修羅的體內。

 

    高潮之後滿身大汗的兩人,里斯明白阿修羅的底線,但就到此為止的話,恐怕無法滿足他自己的私慾。

 

   「阿修羅...」他用溫柔的桑音呼喚著,且撫著癱軟在他身下的人,「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吃我。」

 

    里斯把姿勢給做了個調整,阿修羅被他弄在身上,阿修羅感到有些驚恐。

 

   「吃......?」他不解里斯的意思,可這坐在躺著的里斯上面似乎是極微曖昧的姿勢。

 

   「用你的"那裡",好好取悅我的"下面"吧。」惡作劇的笑容讓阿修羅感到一絲恐懼。

 

    不、聽里斯的話就等於是向惡魔出賣靈魂一樣,不過要是拒絕的話,不曉得又會被如何操弄著。

 

   他勉強挪動自己一身汗淋淋的身體,下面的分身已經紅脹,而後庭接受了粗壯之物,抽擦一上一下的,阿修羅的臉上,有汗、有淚、有痛楚,還有迷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什麼時候,一直被里斯的舉動給影響?

 

  

    初識前,他們沒有分明的交集點,一個連隊的王牌,和一個王國的密探,本來就不該有任何交集才對。

 

  然而,經由大小姐的安排,初識之後,他漸漸開始觀察里斯。

 

  他覺得雖然里斯有很多的缺點,但也有很多優點,或許是里斯一個笑容的關係,他也就好好開始去包容他的缺點。

 

  那是一個覆蓋他心中的黑暗,所呈現的太陽。

 

  自己沒有的情感、主僕之間的束縛、不擅交際,儘管是這些,里斯也都有看在眼裡,甚至開始教他怎麼做。

 

  能使自己有自信而不是自卑,展開一個笑容而不是一臉嚴肅,放寬自己的心胸而不是狹隘的得罪。

 

  被情熱操縱的阿修羅,只能隨著自身的擺動與呻吟,直至自己感受到那股濕黏的愛液注入之後的灼熱感。

 

  彷彿置身於沙漠的熱,阿修羅感覺自己快不行了,就算是里斯強求的,他也快到極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里斯......」阿修羅癱軟在里斯胸前,「我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那...也好,我也差不多,你再忍耐一下,這是最後一次。」他把阿修羅轉了個角度是背對他的樣子,示意阿修羅躺臥在他胸前。

 

  充滿無力感的他,任由里斯抱緊他,激情的動作絲毫沒有停下,摩擦生熱的快感在喘息聲當中一併而出,眼淚從眼眶中流至臉頰順流至脖子,嘴中的唾液不爭氣的流下,紅潤擴散至全身,熱昏的暈眩感暗示他拋出意識,疲倦的眼睛也就慢慢闔上。

 

  還保有一些體力的里斯,做了事後清理,把有那些痕跡的被單拿去洗衣機清洗,幫沒有意識的阿修做個簡單的清醒換上簡單的衣服,之後,兩人在床上睡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陷入深眠的阿修羅,做了一個夢。

 

  一把火,燒了整個宅邸。

 

  很多夥伴以及大小姐都逃出,卻始終不見那一個人的身影。

 

  他拼命找阿找,總算在宅邸的門口內,才發現那人。

 

  那人以哀傷的眼神望著大火、望著他。

 

  看到對方的神情,阿修羅連想問"是不是你做的"這種事情都下不了口。

 

  反而是那個人開口。

 

  "我從來沒有愛過你,這種愛是虛偽的。而我自以為的相愛根本不存在,一廂情願的投入也只會得到空切的回應,其實你也沒有愛過我,對吧?這樣,我們就誰也不欠誰,回到原點,成為不認識的陌生人。"

 

  然後,那個人轉頭往火的方向走,背影離他遠去。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他追了過去想大聲呼喊,卻被門前的火給彈了出去。

 

  阿修羅痛苦的撫著自己的受傷的身體,他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我,根本不值得你愛。所以,我要用我自己的火,了結自己。"

 

  現在的火勢,比剛才更為猛烈,那人的嘴角流下鮮血,只留下最後一句話。

 

  "再見了,阿修羅。"

 

  不!!!!!!!

 

他眼睜睜看著對方化為灰燼,無力的跪倒在地上,昏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修羅...阿修羅!醒醒!!」被搖醒的他,一臉驚醒。

 

 

  

  「怎麼了嗎...?看你臉上是淚痕又說了夢話...是做了不好的夢嗎?」眼前的人是為他的異狀而感到擔心的里斯,他沒有回話,只是身子發抖,抱緊里斯。

 

  「怎麼了,阿修羅,那個夢究竟有多可怕?」里斯回抱他並且去問了問題。

 

  「我很害怕,你不愛我...在我面前消失...」語未完,眼淚流了更多,他閉上眼,顫抖的口氣深深影響到里斯。

 

  「放心...我一直都是愛著你的,我也不會無緣無故消失在你面前。」里斯輕輕的吻著他冷得寒顫的唇再緩緩放開,「可以告訴我,那個夢的內容嗎?

 

  阿修羅一五一十的跟里斯說了夢的內容,里斯聽完,也掉下了眼淚。

 

  「真是的...我怎麼可能做這種傻事呢...不要哭...這只是一個夢而已。」其實里斯似乎也做了相同的夢只是剛好反了過來,光想倒阿修在他面前被火燒死就意外的可怕。

 

  「你不也在哭...」兩個人因一場惡夢一起哭,互相安慰彼此,一同在床上擁著、繼續入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晚上,里斯回想完昨晚的情況之後,望著一旁側睡的阿修羅,他沒有再去試著驚動什麼,而是抱住那人兒,也深深的進入夢鄉。

 

  想必會做個美夢吧?

 

  -

 

作者感言: 

伯恩請你保重()

 

然後里斯抬高詳情的價格是因為內容太羞恥又超展開所以弗雷抱歉了,他的出現可以緩和後面的氣氛。

 

這篇折磨了我很久,三回真的不是普通的累,疲憊之餘,虐心之神找上門來繼續欺負阿修。總而言之,有很多刺激的感官,許多複雜的感覺,爆字數的恐懼。(史無前例的組合加超展開劇情)

 

還有阿修做惡夢哭哭,里斯也做惡夢是言大提到的我就偷偷放進去(雖然一開始沒有這樣做,但還是放了?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izing
  • ㄅㄣ你保重吧WWWW
    我覺得弗雷那邊實在太好笑了XD
    前後反差很大啊W
    里斯一天三次你是人生贏家啊你這渾蛋!!!

    R18太棒了WWW(鼻血
  • 伯恩:......(決定找大小姐去講分房的事情)
    對阿超好笑的歡樂氣氛XDDD
    反差超大的...
    他已經是個贏家了呢...
    欸我我其實覺得R18還是有待磨練的(?)

    小藍 於 2012/07/16 08:10 回覆

  • 梨子
  • (抹鼻血

    我給你50000GEM我也要祕訣(刪除線
  • 不用給那麼多啦wwww5000Gem就夠了

    小藍 於 2012/07/16 10:10 回覆

  • 加加
  • 喔喔喔喔喔喔喔!終於寫好了啦,辛苦了!!
    今次文的感覺很新鮮!跟過去風格不一樣,看得出小藍有花很多時間心機去鋪排!不過都值得喔!寫作能力值上升,經驗值up!
    不過不忍說手指+潤滑劑一起不太可能會出血才對wwwww里斯你到底wwww
  • 謝謝XD
    對阿我花很多天去寫這篇(掩面)
    寫文也寫到快瘋了(?)
    我是覺得手指太深入裡面的會就會有血(?)上洗手間想到的(因為擦了有血?)

    小藍 於 2012/07/16 08:13 回覆

  • 火
  • 初訪~
    小藍大大的文都好棒喔>////////<
    里斯阿修是我的廚CP阿~~~~~~~~
    期待你之後的文~
  • 謝謝你喜歡 不過要看我的心情(?)才可能有之後的里阿文吧
    畢竟自耕什麼的要花時間...
    (望前面自耕的文章)

    小藍 於 2012/07/16 09: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