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描寫注意/沙發PLAY。(紀念布朗寧升紅)

颱風時事梗有(還有奇怪的展開?)

 


      一大早,布朗寧一臉惺忪的醒來,發覺自己被人抱緊著。

 

     輕輕推開熟睡男子的雙手下了床。

 

      頭好痛...

 

      他走進浴室清醒一番,把有酒味的衣服給丟到洗衣機,再更換新的衣服。
 

      肚子...好餓...

 

      他恍神的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發現-

 

      一顆高麗菜和一顆蛋還有番茄醬。

 

      居然只有這些?!

 

      嘛、做成蛋包飯起碼還能填飽肚子。

 

      用了平底鍋以生疏的技術做了簡單的蛋包飯,做好之後放在盤子上。

 

      拿好之後進了飯廳,對上眼的是坐在他對面的男子。

 

     「好吃嗎?」看那男子兩手撐著臉頰看著他吃飯,實在是...危險。

 

     「還好。」布朗寧給予那男子一個"給我滾"的眼神。

 

     「別用那樣的眼神看我嘛。」男子笑得一臉輕鬆,「布朗寧...我肚子也好餓呢。」

 

     「我不會給你吃的。」布朗寧想,分你吃的話,我就吃不飽了吶。

 

     他的湯匙正準備入口時,被男子給抓住了手,湯匙正好轉到男子的方向。

 

     男子含住口,「想不到你做的蛋包飯蠻好吃的。」

 

     「唔...!」布朗寧急忙抽回湯匙,拿餐巾紙擦拭。

 

      「別太得寸進尺了,梅倫。」布朗寧生平第一次有想打爆眼前男子的衝動。

 

     「終於肯叫我的名字了阿。」梅倫輕笑,「好了,不鬧你了,我去多準備一點東西給你吃吧。」

 

     「哼。」布朗寧沒有理會他,繼續吃蛋包飯。

 

     冰箱不過就那幾樣東西,梅倫還能變出怎樣的花樣?

 

      過一段時間,布朗寧愣愣的望著桌上一盤盤精緻的菜色。

 

     「這是我為了你做的早餐喔,布朗寧。」

 

     天殺的,梅倫你是從哪裡變來這麼多看起來像高級餐廳裡賣的料理阿?!魔術嗎?!

 

     布朗寧黑著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先嚐嚐看味道如何。」梅倫期待的眼神,像在催促著布朗寧動口,他無奈之餘,只好先用刀叉把盤子上的臘腸與荷包蛋切好,再搭配麵包入口。

 

    論味道跟口感,確實不輸五星級飯店的等級。

 

   「的確很好吃...不過...」布朗寧丟下一個疑問,「這些食材,你是從哪裡買來的?」

 

   「我去超市買來的。」梅倫很快就回應他。

 

   「不對阿!超市離這裡這麼遠...」怎麼可能就很快做好了?

 

   「嘿嘿,關於我是怎麼買的,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梅倫抓緊布朗寧的手,「布朗寧你吃得開心就好。」

 

   苦惱,唉,真拿這男人沒辦法。

 

   也許是胃口太好的關係,布朗寧三兩下就把一盤菜給解決,也包含自己做的簡易蛋包飯。

 

   不過坐在自己對面的梅倫,卻是悠悠哉哉的吃著自己的那一份。

 

   布朗寧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___________________

 

   吃完早餐的布朗寧,走去客廳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真是個奇怪的颱風吶。」登陸大小姐的故鄉一次還不夠還回馬槍再度登陸。

 

   「還有,那個叫布拉萬的颱風,跟你的名字都有個布字呢。」

 

   「別把我跟那個強颱相提並論。」布朗寧壓低帽沿看著新聞的災情畫面,那兩個颱風的動向簡直不像話。

 

   「幸好布拉萬沒有來大小姐的家鄉。」那個叫做布拉萬的颱風跑到寶島上面去了,但還是多少有些影響。

 

   「嗯。」布朗寧簡單的一聲狀聲詞敷衍過去。

 

   「既然吃飽了,就該繼續昨天沒做完的事情。」梅倫此話一出,布朗寧就發覺不對勁。

 

   「什、什麼?」他沒聽錯吧?

 

   「昨晚,你喝醉了。可惜吻到一半,你就睡死了。」他逼近布朗寧,把布朗寧手中的遙控器給搶過來關掉電視,「所以,今天要做個徹底。」

 
   「等等...唔!」唇被梅倫覆上,布朗寧一時不能思考,昨晚的情形,深度的吻讓他不能呼吸,風衣的鈕扣也慢慢被解開,紅色領帶被拉扯鬆落,圍巾也逐一被抽離,紳士帽則被丟在一旁。

 

   「穿得那麼多,不熱嗎,布朗寧...」溫柔的口音卻又似乎帶有著魅惑的語氣,在布朗寧耳邊環繞著,他的耳根子瞬間發紅,反駁回去,「要你管...」

 

   「不過,也好,多一點情趣。」梅倫繼而把那些衣物與裝備給卸下後,舔舐布朗寧的臉頰。

 

   「住手!我現在不想...!」他發出抗議聲,可是梅倫吻住了他,掙扎的手還是被用細長的圍巾給綁起來,褲子的皮帶被解開,露出黃色四角褲。

 

   「阿...」眼見就快被吃得死死的,布朗寧只好-

 

    咬了梅倫的手。

 

   「!!」感到吃痛的梅倫。「...好痛。布朗寧你...討厭我?」

 

   不要用那種無辜的眼神看我!!

 

   布朗寧汗顏,打從自他來到這個宅邸以來,最難應付的人就是梅倫了。

 

   論行為模式、擅長的魔術表演、講話的口氣、優雅的服務態度,向來不是他能對應的那種類型,但是,像梅倫這種魔術師兼侍者,怎麼會看上他?

 

   布朗寧不懂,真的不懂。

 

   昨天...在慶功宴上喝了太多酒,被梅倫給扛了回來之後就沒有印象了。

  

「你阿...真的是非常難以摸透的人。」丟下這句話的布朗寧把綁在雙手的圍巾給試著用嘴給解開。

 

   「只要更加接近的話,你就會了解我的...」梅倫帶有笑意輕輕在布朗寧耳邊這麼說,他阻止布朗寧想解開圍巾的舉動。

 

   「唔...」糟糕,被這男人給擺了一道。

 

   身下的分身不自覺被梅倫給掌握住了,以那種不算舒服也不算不舒服的那種速度摩擦著。

 

   「阿...不可以...阿哈...」梅倫的手惡意的緊抓分身不放,熱度從分身擴散至全身,如雨般的汗流出,布朗寧像是沉淪在魔術表演當中的伎倆下,被似真似假的魔術給詐騙得逞後的淚滴不爭氣的流下,呼吸與呻吟聲整個就對梅倫而言,誘惑著。
 

   畢竟身材過於纖細、皮膚白嫩的布朗寧,再被一一卸下包得緊緊的衣物之後,就是美妙的果實,引誘著梅倫去食用。

 

   沒錯,身為"美食"的布朗寧,得先吃飽才能夠撐得住梅倫所給予的愛。

___________
 

   超越身分的猜疑,偵探就算能夠推理出個什麼所以然,當然還是無法破解魔術師精心完美的魔術手段。

 

   梅倫的身邊總是會有很多對他深信不疑的觀眾,沒有人會懷疑他的手法,唯獨布朗寧。

 

   他的眼神,像在解析、疑惑著,拼命努力的去推理出什麼,跟那些盲目的觀眾,不一樣。

 

   梅倫好奇,如果跟這種人接觸,會有什麼變化產生呢。

 

   他所隱藏的神秘,被那種視線給追逐著又似乎沒有追逐。

 

   於是梅倫就開始像許多人打聽有關於那名偵探的情報。

 

   布朗寧是個很聰明的人,卻嫌麻煩總是會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拒絕再拒絕。

 

   他笑了,假如能跟這樣子的人打個交道,很不錯。

 

   問題就在於布朗寧的心態了。

 

   既然他是被動的,那麼我就主動吧。

 

   主動試探,於是挑了個時機。

 

   在大小姐舉辦的慶功宴上。

 

   布朗寧原本只喝著咖啡,但在梅倫主動的閒聊下,不知不覺被灌了好幾杯酒,酒品不好的他馬上就醉醺醺的,梅倫藉機對夥伴們說要送新人回家,大家也就沒說什麼,繼續慶祝。

 

   梅倫搜了布朗寧風衣口袋內有把鑰匙,聽說應該是事務所的,打開門,滿身酒氣的布朗寧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含糊不清的話,但他很肯定的是,這種時候,有可能會說真話。

 


   「梅倫,你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居然送我回來...唔呃...』不舒服的布朗寧感覺像要吐一樣,梅倫在探索一下,總算找到廁所讓布朗寧吐個過癮。   吐完之後的布朗寧倒在梅倫的懷裡,瞬間,梅倫有股奇怪的感覺。

  

  第一次為了一個偵探感到心動。

 

   誘人的修長身軀,跟性感的鬍鬚,以及鬆開的紅色領帶,都讓梅倫感到,莫名的悸動。

 

   他親口在布朗寧耳邊說道,「布朗寧,再不醒來的話,我就要吃掉你囉。」

 

   布朗寧恍惚的神情使梅倫笑了,他把布朗寧放在床邊,一一解下上衣的釦子和褲子,情不自禁的吻了布朗寧的唇。

 

   不過-

 

   布朗寧睡著了,他的呼吸聲讓梅倫感到錯愕。

 

   這傢伙,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梅倫當下的想法也只有"可愛"可以形容布朗寧。

 

   只好等隔天再說了。

 

   他吻了布朗寧的脖子及鎖骨之後,擁布朗寧入眠。

 

_______________

 

   時間拉回現在。

 

   在梅倫過於適當的力道搓弄之下,布朗寧的"分身",禁不起這樣的折騰,白色的濁液射了出來,也沾染到梅倫的手。

 

   「可惡...!」布朗寧像是被羞恥似的,不甘心的啜泣。

 

   「你不是說,我很難捉摸嗎?這下你了解了吧,布朗寧。」梅倫舔舐掉手上沾染的液體,想必布朗寧一定會叫他別吃,但他可不會浪費眼前美好的東西,一吞而盡。

 

 

   布朗寧很想揍眼前這個男人好幾拳,可是手被束縛無法揮拳,加上嘴巴又被梅倫給堵住,又再度放開,搞得他一下可以呼吸又一下不能呼吸,像在玩弄他一樣。
 

   好羞恥,這是布朗寧現有的感覺,被這樣的男人強暴實在是...打擊他身為偵探的自尊心阿!

 

   梅倫的口舌,把布朗寧全身的地方,都舔舐過,包含敏感帶也是,弄得布朗寧每被弄一處叫得聲音都如天籟般的呻吟。

 

   經有手指潤滑過的後庭,梅倫先把綁在布朗寧手上的圍巾給解開,再解開自己的褲子,展露出男性象徵物,插進入口隨頻率由慢變快,讓布朗寧吃痛的叫著。

 

   「哈阿...阿...阿...慢點...唔...」眼淚,由眼角流出滑落至臉頰上,手也不自覺抓緊著梅倫的肩膀。

  

「放心,我會的。」梅倫的聲音在布朗寧耳邊說道,舔掉布朗寧的眼淚,他不時也有著低鳴聲,「不過,你那裡好緊,弄得我很痛...」

 

   潤滑過的地方,果然還是得擴散更開才行阿。

 

   「哈阿...阿...呼...嗯...」布朗寧的呻吟聲越是大聲,梅倫越是賣力的進入,布朗寧的身體,從蒼白變為白裡透紅,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任憑梅倫玩弄身體。

 

   「好痛...嗚...」不習慣被異物入侵的布朗寧,對梅倫這麼抱怨著。

 

   「等一會兒,就不會痛了。」梅倫的安慰,像是帶有著奇妙的影響力,布朗寧瞬間覺得剛剛的痛楚,竟會變得莫名的快感與舒適。

 

     醒醒吧!布朗寧!這肯定是個惡夢吧!別被這個男人給媚惑了!

 

     話是這麼說,但是他沒有辦法脫身了。

 

   「布朗寧...我愛你...」梅倫的告白讓布朗寧有那麼一瞬間是心跳停止的感覺。

 

   「...梅倫,你...」我沒聽錯吧?!你竟然...

 

    梅倫的右手,撫上布朗寧的臉頰,「打從一開始,我見到你,就是一見鍾情...」

 

    一時之間,布朗寧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梅倫。

 

   「哈阿...你...」對於梅倫情熱的進進出出,布朗寧似乎無法回應什麼,有種直達天際,快要上天堂的感覺,熱汗擴散至全身,被快感與痛癮一拍擊合,以及梅倫給予的吻,都令他難以招架。

 

   「成為我的人吧...布朗寧。」隨時間的流逝,梅倫講的這一句話,便是兩人同時高潮的時候,精液洩在布朗寧體內,而布朗寧早已昏厥過去。

 

     梅倫在沙發輕輕撫上布朗寧濕潤的頭髮,把布朗寧抱了起來走進房間的浴室,清洗好對方的身體,幫對方換上布朗寧的睡衣也把自己的衣服給換掉,順便處理好有些髒掉的被單跟棉被,再安置好人兒在床上,幫他蓋上棉被與靠在枕頭上。

 

    梅倫躺在床上,抱緊著布朗寧,親吻他的髮。

 

    既然你一直都沒有專注的回應我,那我只好,用這種方式,偷走你的心了。

 

    希望這段激情之後,我們的感情能更加升溫。

 

    抱持著這種想法的梅倫,闔上眼睛,慢慢的,入睡。

 

    完-

 

作者感言:
太開心了!官方的新對話讓我覺得梅倫單方面對布朗寧說的話好萌...

雖然布朗寧沒有回應梅倫但還是很高興...XD

偵探自然散發著情色的味道...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