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UL同人 本命:阿修羅 布朗寧 主要萌CP:里斯阿修 梅倫布朗 雷CP:瑪爾阿修 里斯伯恩 飆速宅男/東卷 山坂 小松先生/數字松:十四一/一十四

R1修卡面故事 年齡 捏造有(非官方劇情、個性捏造有)
部分情色描寫有(其實很短的詐欺?

 


  森林裡,有一名繫著桃紅色圍巾的少年,拿起刀劍開始往蜘蛛身上刺,怪物的血濺出來,但牠試圖吐斯想把少年給纏住,少年的刀劍被蜘蛛怪的腳給打飛,當他被纏捲到快覆至口鼻時,蜘蛛怪被一劍砍擊,停止吐絲,過多紫色的血灑在地上,甚至濺在纏繞在少年的蜘蛛絲上。

  攻擊的來者,是名穿著深紅色大衣的青年,他輕輕使用刀械,慢慢的把少年身上的蜘蛛絲給弄掉,少年想開口說話的時候,一個麻痺跟刺痛的感覺串繞在他的意識,倒下。

_________________

  少年清醒時,發現自己的身上覆有暗紅的大衣,山洞,火堆,以及坐在一旁的青年。

  「...你是誰?」少年警戒著青年,打量許久,他起身時,「唔!」可惡!是中毒了嗎...

  「別亂動。你的傷還沒好。」青年嚴肅的表情對少年說,「乖乖給我休息,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我已經16歲了!...!!」少年反駁了青年,青年則是一片笑意。

  「笑什麼!」青年看到少年生氣的樣子,他當下的想法是-鬧彆扭的小孩,真可愛。

  「16歲...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16歲的樣子呢。」青年單手撐在膝上,「不過我也沒資格說你啦,像我的話,別人還看不出我有18歲呢。」

  「...」少年沒有回應,仍然是警戒著青年,想拿起手邊的刀劍,突然被青年給一把搶走。

  「喂喂!這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你可別忘了,剛才是誰出手相救,才免於成為蜘蛛怪的食物。」

  「就算被纏身,我自也有辦法解決的。」可惡阿這小鬼...不,這自稱"自己有16歲"的小鬼,真是口氣不小呢。

  「嘛...蜘蛛怪的絲很堅固,恐怕不是光憑你一人就可以解決得了。」至於那些被解下來的絲...跟著蜘蛛怪和蜘蛛網一起被火把的火給燒個精光。

  「...我得趕快回去才行。」

  「回去哪裡?」

  「村子。」

  「現在夜色很晚,回去的話會很危險,森林裡有很多不明的怪物會出來,你暫時先在這裡休養,明天一早,再回去也不遲。」

  「...真奇怪的人。居然會來這裡多管閒事。」

  「好歹你也是被我這種奇怪的人相救吧,這不叫多管閒事,而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青年露出笑容,少年的感覺是這個青年,肯定是腦子哪裡出了問題。
 
  「...哼!」少年不屑的回應青年,「等我傷好...第一個找你算帳。」

  「哪有被救的人要對救命恩人算帳的道理。」

  「...謝謝。」少年丟下這句話給青年,青年笑了。

  「對了,話說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阿修羅。」

  「好特別的名字,聽起來有點東方的名字。」

  「...你呢?」少年難得問了青年的名字。

  「我嗎?我叫里斯。」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阿修羅仔細觀察,里斯有一副西方人的氣息,論身高還是髮色或眼睛的顏色,都比他來得高大強勢,這樣子的洋人,來到這裡,有什麼企圖?

  「我只是剛好路過罷了。」里斯侃侃而談,「但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你這樣子的人。兇巴巴又愛鬧彆扭的人。」

  「你!」阿修羅單手拿起刀劍,架在里斯的脖子上,「對陌生人都不會有警戒心嗎?」

  「呵呵,雖然你跟我是陌生人,不過我對於陷入危機的人,不會棄之不顧的,」里斯一臉輕鬆的把阿修羅的刀劍給移開,「阿修羅,我勸你還是別太激動,要不然你的傷不會好的。」

  「哼!...」阿修羅不甘願的把劍收回劍鞘,他望著自己的傷口處。

  「那隻蜘蛛怪咬傷了你,牠的毒,我身上的解毒藥只能讓你撐一段,畢竟蜘蛛的血清我還沒好好研究。」

  「我們村子有血清,只要回村子治療就不成問題。」

  「喔?原來你們村子有研究阿!」里斯像是心中放下大石頭似的,「那我就放心了。」

  阿修羅沒有回應他,而是望著火堆的火光,正打算喝著自備的飲用水。

  里斯觀察著阿修羅,突然像想到什麼,打算丟一個問題給對方。

  「吶,阿修羅,你有沒有自慰過阿?」下秒換來對方尷尬噴茶的神情。

  「你、你這什麼羞恥的問題!我、我、我才不會做這種下流的事!」

  呵呵,果然是純情的年輕小伙子,居然連自慰都沒做過嗎?真有趣。

  里斯繼續惡趣味的問著,「既然你沒有自慰過,那你總會有幾個性幻想的對象或者是有幾個女朋友吧?」

  阿修羅臉紅得跟燒熱的暖爐一樣,「......沒有!」

  「哈哈!你真的很有趣耶!...」里斯捧腹大笑,他繼而提出下個問題,「所以說...你該不會...是處男吧?」

  阿修羅當場愣住。

  不、不會吧?!真的給我猜對了嗎?

  
  「...不、不准笑!」阿修羅紅著臉對在大笑的里斯說著,他憤而大對里斯吼,「不要再問我這些無恥的問題了!」轉過頭,不想再被剛剛那些問題給煩惱著。

  「阿、抱歉。是我失禮了。」里斯走過去想安撫對方卻差點被刀劍給攻擊。「好、好,你別再生氣了嘛!我不再問就是了。」

  「哼!」阿修羅撇過頭,他萬分沒想到原來里斯是這麼色的一個人,西方人都是這麼開放的人嗎?要是在村子這麼問肯定會被瞧不起。

  「不過...」里斯的眼神盯著他,「這麼健全的男孩,卻不做那些事情來發洩,實在很可惜。」

  「你、你想做什麼!」轉眼間,里斯已經抽走他頸上的桃紅色圍巾,迅速的把他的雙手給綁起來。

  「關於我問的那些問題,還有...」里斯的手不安分的往阿修羅身下開始解開褲子,「我想教教你如何自慰。」

  「不!快住手!」阿修羅想阻止可是雙手卻被綁個死緊,他只好咬牙切齒,死命忍著不發聲音。

  「最好別忍住,要不然你會更痛苦喔。」里斯的手勁力道,時而輕時而重,刺激著阿修羅身下的性器,不到幾分鐘,潔白的液體射了出來。

  「...」里斯發覺阿修羅的表情變了,從原本的羞憤,多了些不爭氣的哭泣咬著牙。

  「嗚...」阿修羅哭著大罵里斯,「不要臉!禽獸!變態!」

  「喂!我是好心幫助你發洩呢!」正當他的手想靠近的時候,不小心被阿修羅的嘴巴給咬到,「痛!」

  「被一個變態給上真的好羞恥...嗚...」男兒有淚不輕彈頓時在這個時間點起不了什麼作用,被蜘蛛咬傷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被一個男人給觸摸不該碰的部位。

  「不要哭了...你這樣我也很難繼續下去呢...」里斯輕吻著他的淚眼,突然丟出一句讓他驚恐的話,「但如果你不乖一點的話,我也只好乖乖綁住你的嘴了。」

  「...」阿修羅難以置信的乖乖閉上嘴,可眼淚還是流著,突然間,他覺得身體不太對勁。

  「怎麼了?!」望著阿修羅的異狀,里斯開始緊張起來。

  「好不舒服...」阿修羅開始冒冷汗,「都是那毒害的...」

  里斯接觸到阿修的皮膚,竟然如此的冷,難道說那是變種的蜘蛛毒素嗎?眼見阿修羅的意識像是快要昏過去,他怎麼樣也不願意讓對方這樣子死去,有什麼好辦法嗎?頓時,他的腦海只有想到一個。

  「...你還不能死。」里斯用手指進入阿修羅的體內,阿修羅因為痛楚而吃痛起來,眼淚飆出,身體異常的冷轉眼間被這莫名的溫熱給導熱了一半,但這還不夠。

  「里斯...」阿修羅改了一往生氣的樣子,「我好想睡...」

  「不可以!」里斯打了打阿修羅的臉頰,「睡的話,你會死的!」

  那就只好-

  阿修羅發覺有個異物在他體內,那異物意外的灼熱,促使他的身體開始發熱,熱度傳至全身,剛剛有些發冷的身體也不再這麼冷,可是好痛...好像還有溫熱的液體慢慢注入,原本只哭泣的聲音因那種頻率的速動,喘息聲也不自覺叫了出來,最後高潮之餘,里斯的分身液體射入了他的後面,而他也忍不注射了第二次,最後隨著想睡的意識而昏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亮,阿修羅醒來的時候,里斯已經不在這個山洞。

  而他的桃紅色圍巾也已經完好如初的繫在他的脖子上。

  他看到有張紙在地上被石頭給壓著。

  『阿修羅,很抱歉我的不告而別,昨天真的很抱歉,但為了救你也只能這麼做,之後我想了些辦法從你的村子要了血清,已經用針頭注入你的身體了,這樣你就不會再發冷了。希望未來的某一天,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們說不定還能再見面吧。里斯 留』
  
  這個笨蛋...!

  阿修羅看完當下就有種火大的感覺,卻又有一種很感激的感覺在心裡。

  與一個陌生的外地人相遇,對方還會惹自己生氣,聊那些兒童不宜的話題,甚至...在自己陷入危機的時候,都是那人拯救了自己。

  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人。

  他想,還是趕快回去村子吧。

  「等未來的某一天,我絕對會再跟你討回這筆帳的!」把紙條給撕掉,阿修羅以快速的速度從山洞離開,再從森林回至村子。

  至於未來,他們在某個王國相遇,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

  -完

     作者感言: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亂寫什麼(被小阿修秒殺)

不過蜘蛛怪真的是好梗wwwwww讓R1前輩有機會上R1阿修

真的是時空錯亂害得我腦袋也跟著錯亂(艸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酪
  • 嗚喔前輩這樣子是犯罪喔ˊ///ˋ
    可是好幸福怎麽回事www(被燕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