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UL同人 本命:阿修羅 布朗寧 主要萌CP:里斯阿修 梅倫布朗 雷CP:瑪爾阿修 里斯伯恩 飆速宅男/東卷 山坂 小松先生/數字松:十四一/一十四

山崎點文(後面的梗衍生: Masa的蝴蝶結梗
大小姐、帕茉、史塔夏(戲份多?)、弗雷、伯恩出沒(阿修R1故事些許劇透有) 短暫部分情色描寫有

 

 

  宅邸內,戴著黑色的髮箍少女,正在走廊上跑跑跳跳,讓大小姐不得不追上她的腳步。

 

  「哈哈哈哈哈哈!!這裡好有趣喔!~有好多古物!」她興奮觀察的時候,不小心撞到迎面而來的束髮少女。

 

  「阿、對不起...」驚覺到自己撞到人,髮箍少女很有禮貌性的道了歉。

 

  「真是的,史塔夏妳也要注意一點嘛!」大小姐沒好氣的唸了一下髮箍少女。

 

  「嘿嘿~人家是不小心的嘛~」史塔夏不好意思的用手放在後腦勺,俏皮的說著。

 

  「沒關係的,下次小心一點的話就好了。」束髮少女輕笑著,她對大小姐跟史塔夏道,「那麼,我還有點事情,要先走了,再見。」

 

  「再見。」史塔夏很有元氣的打了聲招呼,大小姐則是拿她沒轍的說,「好了,妳不要再亂跑了喔,不然可是會受傷的。」

 

  「受傷也不要緊的...好啦!我開玩笑的。」望著大小姐有些憤怒的眼神,史塔夏只好試圖扮個鬼臉逗她開心。

 

  「真拿妳沒辦法,我們去宅邸大廳認識其他戰士吧。」

 

  「嗯!」史塔夏瞇著眼睛開心的笑著回應。

 

  帕茉......

 

  大小姐想起剛剛帕茉的笑容,似乎是有點強顏歡笑的,而且...她剛剛去的地方是...
_____________

 

  「各位,這位就是新人-史塔夏,請你們好好跟她交流喔,還有請別欺負她。」大小姐在宅邸大廳向所有聚集於此地的戰士們說著。

 

  宅邸大廳,聚集了各式各樣的戰士,史塔夏感到特別興奮,大小姐對於史塔夏不怕生而擅自像一些戰士們搭話,既開心又複雜,真不知道這個小女生有多麼活躍,是不是因為沃肯博士投入太多什麼東西。

 

  過了一會兒,史塔夏在談話中逐漸明白,有些戰士是認識的,有些戰士是從來沒有交集,是到了這個影世界來之後才開始認識的。

 

  其中,連隊當中有個男人,史塔夏非常欣賞他手中的火焰。

 

  「哇!好酷!這樣的火焰我是第一次看到呢,紅紅暖暖又特別燙。」

 

  「當然!這個能力可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呢!」男人很滿意的操控著火焰。

 

  「里斯前輩,不要拿火來炫耀啦!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光我一個一閃百閃十閃就可以製造閃光呢。」弗雷一氣呵成的用兩把刀擺出帥氣的姿勢,下秒就是刀子上有里斯發射出來的火焰。

 

  「拜託!你這什麼閃閃閃的招式阿?都不如我的燒滅來的厲害。」

 

  「里斯前輩你說什麼!」弗雷有些激動的想反駁回去里斯,當他想用招式來準備跟里斯幹架的時候,突然被暗紫髮的男子給制止。

 

  「...別忘了,這裡還有新人在。」伯恩無奈的表示,因為躲在他身後的正是被嚇到的史塔夏,一臉快哭的樣子。

 

  「抱歉,史塔夏,」里斯溫柔的用手去摸摸躲在伯恩身後的史塔夏的頭,「剛剛大哥哥們只是在玩笑而已喔。」

 

  「嗯!」史塔夏點點頭,她開始覺得這樣子的大哥哥,實在很欣賞。「史塔夏很喜歡這樣子的大哥哥。」

 

  她主動投於里斯的懷抱,讓里斯嚇了一大跳。

 

  「唉呀呀,這下事情可麻煩了。」戴著紳士帽的布朗寧這麼說。

 

  「里斯前輩,你這樣可是蘿莉誘拐呢!」弗雷緊張的說,「放開那小女孩!」

 

  結果弗雷又被燒到衣服了。

 

  「拜託你別忘了,還有阿修羅在喔,別這麼快外遇。」伯恩哈德不留情的說著。

 

  「阿修羅?」史塔夏一愣一愣的看著里斯,「是誰阿?」

 

  「阿修羅也是戰士,他是一名忍者喔。」里斯很有耐心的介紹給史塔夏聽,「他是一名忍者,不同於西方國家的人。」

 

  「忍者?」聽到這個字眼,史塔夏有些疑惑,「是全身包緊緊的暗殺者嗎?」

 

  「嘛,妳要這麼說也是啦。」里斯苦笑。

 

  「史塔夏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看看大小姐剛剛給妳的冊子。」沃肯博士提醒著史塔夏。

 

  史塔夏翻開冊子中的某一頁,確實是阿修羅的資料沒錯。

 

  「那,史塔夏可以跟忍者先生見面嗎?」

 

  「呃,這個嘛...」里斯尷尬笑了笑,「可能有些不方便。」

 

  「為什麼?」

 

  「因為他心情不好...可能在房間裡休息吧。」

 

  「咦,忍者先生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阿?」史塔夏握緊拳,「那史塔夏想讓忍者先生開心一點,能帶我去找他嗎?」

 

  「不,我想他不喜歡就突然被人給打擾的,妳去的話,反而會受傷喔。」

 

  「這樣阿...」史塔夏嘆了口氣,「好可惜,史塔夏正想跟忍者先生交流呢。」

 

  「等改天吧。」里斯摸了她髮箍上的那兩戳,「反正妳不用急著先認識,以後妳就是這個宅邸的一分子了,知道嘛?」

 

  「嗯!」史塔夏點了點頭,「不過忍者先生心情不好,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在心情不好呢...」

 

  為了什麼心情不好...

 

  恐怕跟生前的記憶,有關係吧?

 

  里斯這麼想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

 

  房間內,床邊。

 

  阿修羅獨自一人望著天花板。

 

  他沒有心情去管房間外的新人怎麼樣,就算真的去看到新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還是得說些什麼跟新人交流,還是歸咎於那錯綜複雜的情緒。

 

  還有前幾個小時,帕茉對他所說的事情。

 

  『阿修羅,你............................................』

 

  當自己親耳聽到這樣的事情,怎能不受打擊呢?而且最近加上大小姐幫助自己恢復記憶之後,陷入深眠,夢見的是年少的自己,所經歷的事情,血淋淋的畫面,悽慘的叫聲,哀嚎聲,死亡的詭異,村人們不諒解自己的聲音,年幼時母親揮手時的送他告別...

 

  過去的自己,真的是這樣?

 

  他煩躁的把枕頭壓在自己的臉上,腦海中所浮現的是,跟他有關的對象所對他說得些話。

 

  看來,似乎是真的了......

 

  正當阿修羅煩惱之際,門開了。

 

  「阿修羅...」里斯走近床邊,他撫著阿修羅的臉頰,「你還好嗎?」

 

  「我沒事...」

 

  「剛才新人史塔夏已經來宅邸大廳報到了,她是史塔夏。」里斯繼續說,「史塔夏說,她想見見你呢。不過你都一直沒有過來,她覺得很可惜。」
 

  「抱歉。」

 

  「不用跟我道歉,你要道歉的對象是史塔夏。還有...帕茉她,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

 

  「什麼沒什麼,我看你的表情不是特別好,她到底說了些什麼來刺激你?」

 

  「就過去的事情...不要問。」

 

  「看著我的眼睛。」阿修羅撇過頭還是不願看里斯一眼。

 

  「這樣過去的我...不值得你喜愛。」

 

  「你怎麼會這麼想?」

 

  「因為...我的個性...很差...」從阿修羅的口氣當中就知道帕茉有多不留情的說了些什麼,那女人雖然會不客氣的講話,卻說的也是事實。

 
  「聽好,阿修羅。」里斯壓著阿修羅強迫對方看他的臉,「不論是過去的你、現在的你,還是未來的你,我都只在乎著你。就算是一個王國的所有關係人還是全世界的人討厭你,也只有我,會一直喜歡你、愛你、甚至疼惜你。雖然我們不是處於同個年代出生的,但是我想要了解,有關於你的過去,而不是鄙視你的過去,而你也會了解到,過去的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里斯...」阿修羅的眼睛頓時模糊起來,低頭埋入里斯的懷裡,像個孩子一樣在哭泣著。

 

  「我想,你都只顧著想這個,還沒去洗澡吧?」里斯一提,阿修羅才想起自己的確都沒有先去洗澡。「我們,一起去洗澡吧!」

 

  「嗯。」

_____________________

 

  浴室內,瀰漫著熱氣。

 

  還是堅持著要用一條毛巾遮住重要部位的阿修羅,在與里斯激吻之下,不自覺起了些生理反應。

 

  里斯擁著他,安置於洗手槽上,先是在胸前的紅蕾上舔舐著,馬上讓阿修羅一陣顫抖,壓抑的嘴,慢慢開始發出微弱的低吟,然後里斯的手探入毛巾遮蔽的地方,緩緩磨擦著阿修羅的性器,接著是幾根手指的潤滑,促使阿修羅的呻吟聲,不斷逼出。

 
 

  「...嗯阿...阿哈...」

 

  過度的熱氣蔓延全身,阿修羅闔上眼,潤紅的表情與喘息聲,都讓里斯感到興奮,他把手指抽出,轉而用自己的分身進入。

 

  「...阿!痛...」儘管不是第一次跟里斯做了,阿修羅還是沒有辦法抑止住那種被突如其來的痛楚所帶來的刺激感,兩手環住里斯的肩膀,咬牙切齒。

 

  「抱歉,我慢一點...」里斯安撫著阿修羅,放慢速度行進,並吻著對方的唇,想減輕對方所受的痛。

 

  眼淚,飆出。

 

  如果這樣子能讓你累到無法去思考過去那些事情的話,我願意幫助你。

 

  而不是以那種無能為力,什麼都做不到。

 

  隨著這樣的想法和交合的頻率,里斯的那裡,射入阿修羅的體內。

 

  「只有你,會包容我所給予你的愛,阿修羅。」里斯講了這句話,令對方的臉,更加滾燙起來。

 

  而他再度吻上,阿修羅的每一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

 

  熱氣逼人,阿修羅泡在浴缸裡,熱水浸濕自己的身體,而里斯躺在他的對面。

 

  「怎麼樣,覺得舒服點了嗎?」里斯熱切的關心,讓阿修羅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拜你所賜,那裡很痛...」撫著痠痛的腰,想起剛剛被那樣子的對待,臉紅心跳。

 

  「那等一下我們洗完澡,你先去休息吧。」

 

  過了一段時間,洗好澡後,里斯扶著阿修羅,里斯把他放於床上後,也一同跟著入睡。

 

  「怎麼了...睡不著嗎?」望著阿修羅猶豫般的眼神,他想,這個人肯定又再亂想些什麼了吧?

 

  「怕睡的時候...會夢到過去...」

 

  「別怕,還有我在。」他抓緊阿修羅的手,「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所以,好好睡,別想太多。」

 

  「嗯。」阿修羅稍微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他闔上雙眼對里斯這麼說,「里斯,謝謝你。」

 

  「不用謝。」吻上阿修羅拿下頭巾而暴露的額頭,他也隨之而眠。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里斯帶著阿修羅去宅邸大廳,並把阿修羅介紹給史塔夏。

 

  「史塔夏,這位就是阿修羅喔。」里斯拍著阿修羅的肩膀繼續說,「妳可以跟他聊個天、說說話。」

 

  「你好阿,忍者先生。」

 

  「妳好。」阿修羅很有禮貌的鞠了躬,換來的是史塔夏一臉吃驚,「欸?!忍者先生不要這樣啦,我會很過意不去的。」

 

  「他是在做東方文化該有的禮節呢。」里斯輕笑,第一次看到被阿修羅舉動給嚇到的人,還真的挺有趣的。

 

  「這樣阿。」史塔夏笑得很開心,她仔細盯著阿修羅,阿修羅感到有些困惑。

 

  「...怎麼了?」阿修羅丟下疑問,望了史塔夏這種迫切的眼神,看起來不太妙呢。

 

  突然,史塔夏把阿修羅身上的圍巾給解下來,以俐落的方式把圍巾打成蝴蝶結,當場讓兩人傻眼。

 

  「好可愛阿!」史塔夏笑得燦爛,「忍者先生的圍巾顏色很漂亮,我就想,要是也能跟史塔夏一樣的話,該有多好,果然很適合打蝴蝶結吶。」

 

  「...」阿修羅一臉錯愕,而里斯則是忍笑著。

 

  「...不要笑。」他正想把圍巾給恢復原狀的時候,史塔夏露出無辜的眼神看著他,「忍者先生不喜歡嗎?」

 

  「...沒有不喜歡。」撫著史塔夏的頭,突然阿修羅感受到的是另一個視線,是完全吃醋的眼神。

 

  「阿修羅都沒有這樣對待我。」里斯把頭壓在他的肩上,而輕撫著腰,「史塔夏妳不要介意,阿修羅其實很喜歡,只是他很害羞而已。」

 

  「嗯!」史塔夏點點頭,但她有些好奇的問,「王牌先生跟忍者先生,是戀人嗎?」

 

  「不是...唔!」想要反駁的時候,被里斯給一吻後,而羞憤推開。

 

  「嘛...嚴格上來說,是的。」

 

  阿修羅無奈盯著里斯一臉得逞的笑容,沒辦法,誰叫他總是縱容這個男人太多次呢。

 

  「那兩位要幸福喔!」史塔夏丟下祝福後就先行離開大廳,「等等史塔夏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

 

  「...都怪你亂說話。」

 

  「哪有,我們都結婚了,是夫妻也是戀人,這不是事實嗎?」里斯露出燦爛的笑意,「而且,你這樣子,還蠻可愛的。」

 

  「...真的是敗給你了。」阿修羅拿他沒轍,「不過...蝴蝶結不適合我。」他扯下圍巾,里斯就發出"好可惜"的回應。

 

  阿修羅秀出自信的笑,讓里斯看得有些入迷,「還是原本的樣子,才比較適合我。」

 

  「既然你已經恢復精神了,那我也就放心了。」里斯將阿修羅擁入懷裡。

 

  過去的風風雲雲,也畢竟是過去。

 

  心中的陰影,也會因為陽光而煙消雲散的。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火
  • 也是一個很甜的文呢:)
    但里斯如果你敢外遇我就殺了你ˋ口ˊ((欸
  • 放心他絕對不敢外遇的。XD

    小藍 於 2012/10/09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