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R1相關捏造/沒有看過阿修R1故事者勿入
負面的情緒有

  痛,是每個人在人生當中都會經歷過的。

  阿修羅也不例外。

  但他對自己的痛,雖然可能從外觀上看起來不是特別明顯,卻是暗自放在內心裡隱藏那種痛。

  由於自己所處的村子,強者生存,弱者淘汰,是一種殘忍的規則,也是保留住優良種的最好方法。

  阿修羅躲在樹上,觀察著一舉一動,他自己知道明明很危險,卻屢卻不聽的人,就死在他眼前。

  鮮紅的花被無情的魔物給劃破,形成血肉模糊的景象。

  看起來,好痛,好痛。

  但阿修羅絲毫沒有感覺,打從自他小時候,母親被拋棄的那種樣子,雖然體弱多病,還是很堅強似的揮了手道別。

  他沒有哭泣而是一再想起母親那時的表情。

  自此以後,阿修羅一直都是一個人,很少說話,很少跟別人接觸,即使接觸也大概都是比較成熟的長者或不畏懼於他的人吧。

  就因為這樣的個性而引來一些麻煩也不為過。

  向來不是為了誰而活著。

  是為了自己。

  為了不讓自己被這個嚴峻考驗的世界給淘汰掉。

  要更加努力、更加了解這個世界需要的強者是需要做到什麼。

  而在自己眼前那些柔弱軟弱或是輕挑的人,只要被一一擊倒或是一蹶不振的人,皆是弱者。

  這麼說或許很自私,但這就是處於這個世界生存的道理。

  阿修羅在內心裡想著,我不需要同情誰,也不需要被誰同情,只要能夠保住自己稍微有的樣子,那樣的風格,那種不會被人給比下去的技巧,都是如此。

  就算有強者在自己眼前,也要把那敵人當作弱者看待,但如果相對的那強者比自己強,就需要找出弱點再加以打倒。

  聰明也許向來是被人所認定是那麼的天才,可是總會有缺陷,阿修羅永遠不會明白,情感的痛是什麼。

  內心的陰影跟浮動,內心當中的另一個聲音、另一個擁有感情的自己,總會輕輕呼喚著,卻還是得不倒什麼回應。

  心靈的門,被枷鎖鎖住,心之鑰匙,漸漸被藏於某處,痛覺之門的鑰匙也被藏到深不見底的地方。

  阿修羅那一號嚴肅表情,皺眉,緊閉的嘴,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改變什麼的變化不是很大。

  他不明白的事情,不會想去明白,而是把問題擺在後面,前面的問題先解決。

  為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過去,他就像風一樣的,無聲無息的,隨時隨地漂流的強風,憤怒並沒有傳達到他的內心。

  隱藏,是必要的。

  恐懼,只會讓別人更快攻陷。

  逃避,是不想對於麻煩的處境陷入更痛的深淵。

  順其自然,掌握住現有的情報,再慢慢順利將目標給殺掉或是奪取一些事物再完成任務,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

  有種優越的成就感。

  但同時他也不會對身邊的同行或是上司有什麼互動,只僅限於那樣,公事公辦。

  即使率直說出一些話得罪許多人,那倒也無所謂。

  痛,對我來說,不算什麼,真正的痛,是被別人當成弱者瞧不起。

  厭惡那些自以為可以克服結果還不是下場很慘的那種人。

  阿修羅望著鏡內的自己,鏡中的單調表情,好像總會有個會哭的自己跟會笑的自己,出現說,這不是真正的你吧?

  喜歡、討厭、忌妒、羨慕、害怕、掙扎、糾節等等的情感,等等的痛,都不會是他想先接觸的。

  那麼就看這個世界,是為了什麼而轉動著。

  阿修羅的氣息,不會讓人察覺到自己的痛有多麼痛。

  也許是麻痺了吧,習慣了吧,痛過就沒事了,也沒必要去過反問自己,當出現了痛,是為了誰?還是為了自己。

  走過的路線不會那麼順遂,只完全靠運氣了,至少要把不幸的運勢壓到最低。

  除非有個契機,打破他內心的那抹黑鏡,被塗抹全不是黑的鏡子。

  才會有可能有個透明清澈之鏡吧。

  預知鏡的面具,是不會被誰輕易的摘下的,當有了某個變化產生之後,那種情況,就只能夠坦然面對。

  阿修羅凝視著手裡的苦無,那枝守護的苦無,究竟是為了誰而存在的?

  答案在死亡之後。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