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西軍湘桑一起陪著接龍(一起冷靜不能的喝紅茶WWWW)

情色描寫有 慎入

 

梅倫-小藍
布朗寧-西軍湘





  「感覺有一個禮拜沒看到你了,布朗寧。」梅倫把布朗寧壓制在床上,抓緊對方想要掙脫的雙手,「是在躲我什麼呢?請你給我一個解釋。」

  「什...我沒有、躲你啊......」雖然明知道掙脫的可能性低的可憐,布朗寧還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下,同時也沒忘記要開口為自己辯解。

  「唔......」被扣緊的手腕處隱隱的發疼,布朗寧有些吃痛的瞇起眼,下意識的又微微掙扎了下。

  「看到你就逃走什麼...所以說、沒有唔......」

  「難不成...你在怕我?...」望了對方有些恐慌的眼神,梅倫作出了猜測。「害怕我接觸你的時候?」

  「...那也、沒有......」被這麼問而愣了下、停下了微弱掙扎的動作,布朗寧否認般的回答完後、微頓,「...可是你現在、抓的太用力了...很痛......」

  「阿、抱歉。」梅倫的手放鬆了些力道,「一個禮拜沒看到你就覺得些點寂寞...可以跟我說你一個禮拜人去哪了嘛?...」

  『寂寞...是兔子不成。』不禁這樣在心底想著,布朗寧微動了下因為梅倫放輕了力道而不再感到疼痛的手腕,「不就是被、大小姐帶出去出任務而已嗎......」一禮拜的長期任務啊、想說好不容易回來可以補眠了,卻還有這隻寂寞的兔子要應付......

  「原來如此...大小姐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這種事情。」梅倫覺得自己好像被大小姐擺了一道似的,但又覺得經過這一個禮拜對對方的思念似乎就更加深了,他吻住布朗寧的耳後,感受到對方有些顫抖似的才移開。

  「我覺得...只要一天沒有見到你或是跟你做一些事情,就會沒有辦法集中精神做其他的事情。」

  「嗯......」因為梅倫吻上自己耳後的動作而瑟縮了下,「你、唔、難道要每天都黏著我才能專心做別的事情嗎......」與對方的距離太過靠近,這讓布朗寧開始無法冷靜的思考自己該如何回應。


  「...我只是有感而發而已。也不一定每天都要黏著你,不過跟你在一起的時候總能放鬆許多。甚至-」他把手放開布朗寧的雙手,悄悄解開布朗寧的衣服,對方坦露出那纖細的身軀與誘人的鎖骨,「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也不用想得太多。」他吸吮著布朗寧的鎖骨,讓布朗寧吃了一驚。

  「...啊、」還來不及因為身上的衣服被解開而感覺到的微寒泛出些許的顫抖、梅倫無預警欺上自己身軀的雙唇讓布朗寧僅僅足以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等...梅倫先生......」敏感的鎖骨被吮吻著的異樣感,布朗寧反射的再次微微掙扎起來。

  「...」梅倫沒有說話趁機把布朗寧身上圍的圍巾抽走,把布朗寧的手綁得緊緊的,繼續從鎖骨往另一個敏感點吻去-那兩點紅嫩的花蕊,經梅倫這麼一刺激,對方不由得低吟起來。

  「啊、嗯......」接連發生的事情有太多可以抗議的點,只不過布朗寧現在已然完全沒有開口抗議的餘裕,只剩下隱約開始意識不清腦袋裡、還固執的思考著究竟是該抗議梅倫綁住自己手的動作讓自己不舒服、該隱忍住不讓方才那樣羞恥的聲音從口中發出,還是該阻止梅倫現在仍在繼續進行著的動作。


  梅倫很專注的繼而從胸前轉移到鮮細的腹部與腰間,很仔細的舔舐著,讓對方無法忍受住而緩緩叫了出來,從低吟的小聲變到有點大聲。

  「呃、嗯啊...等......」腦袋開始昏沈不清,布朗寧能意識到的似乎就只剩下梅倫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挑起熱度與某種、快感、的動作,就連想阻止對方而吃力的說著的語句,也參雜著無法抑止的呻吟而顯得模糊無力。

  布朗寧現在的反應讓梅倫輕笑著讓嘴離開了腹部跟腰間,「...這是累積一個禮拜的份,必須要好好的服務才行,布朗寧。」

  說完梅倫的手開始從腰際滑落至大腿內側-那極為隱私的私密處著手起來,而梅倫的嘴也沒閒著,親吻著布朗寧的臉頰。

  「唔、嗯......」早已無法去對梅倫的話語做出什麼回應,但、對對方的手想去碰觸的部位,布朗寧還是做出了幾乎是反射般的抗拒反應,「等、那裡、不行......」

  「從任務結束回來,你應該也累積不少了沒去發洩了吧?」輕輕在對方耳邊這麼說,且對於布朗寧那抗拒般的口氣,梅倫的手沒有停下來反而不斷一直刺激著,頓時房間都是那種呻吟的聲音,和呼吸的聲音,對方的身體由原本的蒼白變得稍微有點紅潤些。

  「哈啊、就、嗯、就算...那樣......唔、」全身最敏感也最脆弱的部位被玩弄般的不斷刺激著,身軀因而不時微微的顫抖,從身體深處泛出的灼熱感讓布朗寧不得不難受的張口喘息、試圖獲得更多的氧氣。雖然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其實連他都早已弄不清楚、自己究竟要說什麼。

  「你只要享受就可以了,布朗寧。」由於梅倫的刺激,布朗寧那裡禁不起便傾洩而出,喘息聲在梅倫耳中,是如此的誘人可口,像嚐起來很甜的蛋糕一樣,梅倫抿了抿唇,斯毫不在意對方訝異的眼光而把對方發洩出來的液體,給吞下。

  「不要、那個......」雖然身軀因為剛剛經歷過欲望的釋放而有些綿軟無力,有些迷濛的雙眼看到梅倫居然把那些白濁的液體吞下時,布朗寧還是吃力的開口想要阻止對方。「那個很、唔......」

  「因為是你的,所以不能浪費。」梅倫舔了舔舌,從口袋裡拿出潤滑液,沾了一些在手指上,「...可能要忍耐一下,會有點痛。」梅倫其中一隻手先是把布朗寧雙手上的圍巾給解開後,而另一手大約兩三跟手指進入了布朗寧的後庭。

  「要是你會痛得受不了的話,就抓著我的肩膀吧。」

  「什、啊......!」原本想反駁那樣的語句、卻因為那樣被探進的疼痛而喊出了聲,「等、啊...一下子就、那樣...嗯...會、會痛......」難以忍受的抗議出聲,布朗寧下意識的讓被解開了箝制的手扯緊了身下的床單。
 
  「所以我才要你抓緊我的肩膀阿...」梅倫除了有一手的手指是在進入布朗寧的裡面,另外一隻手則是把布朗寧抓緊被單的其中一手給抓過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而以那樣的頻率和速度,對方似乎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呻吟聲。

  「啊、哈啊、唔...嗯......」在那樣的侵入與碰觸之下,言語已經變成過於奢侈的行為,布朗寧能做的就只是順從著梅倫的動作扣緊了他的肩膀、隨著對方的手指在自己體內的律動喊出迷亂的呻吟聲,無力的瞇起了的茶色雙眼裡不自覺的漫上了一片被生理快感所逼出的薄淚。

  經過潤滑後,布朗寧的分身再度不爭氣的散發出來,梅倫舔掉布朗寧眼角溢出的些許眼淚,用手帕把剛剛沾濕的手給擦了乾淨,「等我一下。」要對方別動,自己的手往自己的褲子拉鍊拉下,「...布朗寧,我要進去了,等等可能會比剛才更痛。」

  說完直接入侵那極微濕潤的入口,即使對方知道可能的下一步但布朗寧還是沒有辦法停止發出那樣的呻吟。

  「嗯、啊啊......!」就算經過梅倫頗有耐心的潤滑和擴張,被進入的同時、布朗寧還是因為疼痛與不適而喊了出來。

  「不、啊、梅倫先...生...不行、啊......」模糊的喊著像是請求對方停下的句子。

  「...叫我梅倫,布朗寧。這裡只有你跟我兩個人而已。」感受到對方因緊張而緊繃的身軀,梅倫只能時而吻著對方、安撫著對方,身下的男性象徵還是持續的侵襲著布朗寧的裡面。「我愛你,布朗寧。那麼,你也愛我嗎?」偷偷在早已陷入混亂的情慾漩渦的布朗寧耳邊這麼說著。

  「唔、嗯......」分不清是同意的應允抑或是模糊的呻吟著,布朗寧迷濛而無力的點著頭,扣在對方肩上的手無意識的又收緊了些。「梅、梅倫...嗯、哈啊......」


  望對方有氣無力的點了頭,梅倫笑了,進入的力道也比剛才更加的快了點,就在兩人結合的頻率之下,一起進入了高潮,而梅倫分身的液體,射入了布朗寧的體內。「我很開心,你也是愛著我的呢,布朗寧。」

  望著布朗寧因為剛剛的三回刺激,似乎有些體力透支癱倒在梅倫的身上。「布朗寧...你還好嘛?」他輕撫著布朗寧的頭髮。

  「......」整個身體都因為方才的激情而綿軟無力的幾乎動彈不得,就連說話都覺得懶散而麻煩,布朗寧疲倦似的閉起眼,用小的幾乎察覺不到的動作點了點頭當作回答。

  「好好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給我處理。」

  他親吻著布朗寧的髮,衡抱著沒有意識而昏睡的布朗寧,在浴室幫對方清理身體之後順便幫對方換上睡衣,自己也是換上睡衣,將對方在床安置好,覆上棉被,梅倫抱住已經睡著的布朗寧,沒有過多的話語,梅倫也漸漸的入睡。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