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冽樣的文而有了後續接龍 梅倫:小藍 布朗寧:西軍湘 把接龍對話給整理一番

情色描寫有

 

   布朗寧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一時的衝動,而豁出去跟老千賭了起來,雖然他似乎有掌握到如何擊敗老千的方法,或是看穿梅倫的老千技倆,但是自己還是敗在梅倫的老千之下,那些籌碼都賠慘了,但他不甘心的再睹了一次,還是終究輸了,可他什麼東西都沒有,慘了,這下子事情可麻煩了,該怎麼辦才好,萬一對方要他還錢,要怎麼逃才好,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對方開口了。

 

  「輸的話沒有籌碼總是要付出些代價呢,偵探先生。」

 

  布朗寧聳肩,「那麼、你開價吧。不是太困難的價碼的話、雖然麻煩,總有辦法可以達成的。」

 

  「...這裡人這麼多...等等散場我再告訴你需要賠什麼吧?」梅倫露出一臉神秘的笑容。

 

  布朗寧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微皺了下眉,「...好吧、散場後再說。」

 

  (等人散場後,只剩下梅倫跟布朗寧兩人。)

 

  「由於你輸了,而且沒有在籌碼的情況之下,只能算是把你自己給賭進去了,那麼就陪我這個孤單的老千睡一晚吧。」梅倫邊這麼說著一邊勾搭著布朗寧的肩膀。

 

  「...唔、『只能』算是把我自己給賭進去?沒有別的做法?」布朗寧皺眉,他微側身避開對方攬上自己肩膀的手。

 

  「當然,不然就算是開個價,恐怕也不是你能陪得起的,最快的方法就是以身相許,既能享受到又可以還得起,不也是種好方法嘛?」梅倫說得天花亂墜,布朗寧顯然是有些尷尬的狀態迴避他的視線。

 

   布朗寧默默思考了片刻,然後歎氣,「...看來似乎也真的只剩下這個方法了。就聽你的、一晚上任你處置就是了。」他說完後、忍不住又皺了下眉,剛才梅倫自己承認了是老千了是吧。

 

  「那麼、請跟我來吧。」梅倫說完暗示對方跟過來。

 

  布朗寧默默歎息、聳肩,而後慢慢跟上對方的腳步。

 

  (經由專人接送抵達某飯店,而兩人去了已預訂好的房間。)

 

  布朗寧環顧了下房間,「還真是、設想周到?」在偵探的字典裡,設想周到與早有預謀通常是同義詞啊。

 

  「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很常在這家飯店休息罷了。所以對我而言,要預訂房間是很常有的事情。」

 

  「哦、是這樣啊......」布朗寧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在外接委託、有時碰到來不及預定住所的時候,可真是傷腦筋,果然預作準備的人脈很重要啊。」他閒聊般的開口說著。

 

  「如果以後偵探先生有困擾訂不到房間的困擾,可以找我幫忙喔?」梅倫說完一臉燦笑的望著偵探。

 

  布朗寧微微頷首、避開了對方那滿是笑意的眼神,「唔、雖然是有那麼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先為以後可能麻煩你、向你說聲謝謝了。」

 

  「不客氣,反正以後我們說不定也能夠好好的在這裡培養感情呢...」梅倫說完便開始偷偷的將偵探風衣上的一顆一顆的鈕釦給一一解開。

 

  「...唔......」布朗寧反射性的想抬手阻止對方的動作,而後很快的想起自己所答應的事情,只好微微偏開頭、任由對方解開自己的風衣。

 

  梅倫將對方身上的風衣給褪去後,也把襯衫上的釦子、解開並拖掉,還有把紅色領帶也給鬆開、解掉,使得布朗寧袒露出那誘人白皙的身軀。

 

  「...看來布朗寧先生似乎是保養有佳呢。」

 

  「...是、缺乏運動和少出門的證明吧......」布朗寧深吸一口氣、裝作若無其事的開口回應,臉卻悄悄的紅了起來。

 

  「儘管如此還是相當白皙呢...而且似乎瘦了些...」梅倫撫上布朗寧的胸膛感受對方的心跳聲。

 

  「......」布朗寧微微閃避了下,但還是順從的讓對方撫上自己的胸口,臉又更加紅了些。

 

  「這麼弱不禁風的身體,是如何擋過那些黑幫的攻勢?」梅倫對布朗寧提出疑問,因為他之前有一次就看過對方為了躲避那些黑幫的攻擊,竟然只靠一件穿起來十分保暖的外套就擋掉那些槍林彈雨。

 

  布朗寧淡笑回應,「...這有點說來話長呢?當然、如果你很好奇的話、我也不會介意花點工夫解釋就是了......」

 

  「不必詳細說明了...只是有點好奇罷了...是說,我該從哪裡開始下手好呢...?」梅倫一邊說話一邊仔細觀察著,布朗寧笑起來的樣子比剛才在賭城那副嚴肅認真的表情還要來得柔和些,也許正是因為對方有著神秘多變的表情,十分吸引著自己。先是細吻著對方的後頸,手則是緊緊摟在對方的腰間。

 

  「...是、嗎......」布朗寧花了點工夫將因為對方吻上自己後頸而差點衝口而出的低吟聲轉成應答般的語句。

 

  「....果然超乎我的想像,偵探先生如同甜點般一樣的誘人呢,難怪當時,在我跟你賭的那一瞬間,就能感受到不同的氛圍。」梅倫說完繼而在布朗寧的耳垂上輕舔並輕輕咬了起來...

 

  「...呃、氛、氛圍......?」布朗寧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小小的閃躲起對方在自己耳邊輕輕舔咬的動作,卻還是故作無事的和對方應答著。

 

  「就是....十足的吸引力呢,偵探先生那股認真豁出去賭下全部的籌碼的時候...那時候可是很多人看傻了眼呢...難得會有人不故一切的全部賭了下去...只可惜...幸運女神總是偏向我這一邊的...」梅倫轉向布朗寧的胸前,緩慢的舔舐著,並用手逗弄著乳尖。

 

  「...嗯、哈啊......」雖然布朗寧抬起手遮擋、還是微微發出了些聲音,「...唔...幸運女神、嗯、從來都只...看著你的吧...老千先生......?」他瞇著眼、有些吃力的嘀咕著。

 


  「幸運女神是倒向了我這邊沒錯...但是...我的心卻被偵探先生的魅力給抓走了...」

 

  梅倫逗弄完那已被弄得紅腫的乳尖,甜膩似的分別依序舔了布朗寧的鎖骨、手臂、腹部、腰部、臀部...甚至是大腿內側,他弄得對方不得不開始發出了羞恥的聲音。

 

  「布朗寧先生...這樣的服務,還可以嘛?」他魅惑般的嗓音在布朗寧的耳邊問著。

 

  「...唔...嗯、啊...哈啊......」雖然布朗寧想要開口回應或是反駁些什麼,但對方的動作迫使自己即使張口、也只能發出令人感覺誘引的呻吟聲,雙眼有些不情願的微瞇了起來。

 

  梅倫聽到布朗寧如此情熱的呼吸聲以及呻吟,他用嘴去含住布朗寧的性器,去刺激對方的生理反應,時而輕咬時而重舔著。儘管對方試著想用雙手去阻擋些什麼也無濟於事。

 

  「啊、嗯...等、等一...那樣、不、不行、啊...梅、梅倫...先、生......」過度的刺激讓布朗寧的眼角泛出了微淚,急促的喘息間、模糊不清的開口。

 

  梅倫沒有理會對方微弱的反抗聲,口舌俐落的在那性器很有技術性的潤濕著,等到對方性器內的精液已經不能忍耐而洩在自己口內,順便當作甜點般似的,一口吞盡「...你付出的"代價",我收到了。

 

  布朗寧微弱卻急促的喘息著,對於對方的語句無力也不想去做回應,還帶著薄淚的雙眼因為疲累而幾乎閉起。

 

  梅倫望了有些疲累的對方拍了拍肩膀,「...這樣就累了嗎?...等一下會有讓你更累更痛的事情呢...」他從口袋拿出潤滑液沾了一些在自己的手指上,緩慢的進進出出。弄得對方就算累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驚叫了出來。

 

  「啊、......!等、等一、下...唔......」布朗寧因為不適應的疼痛、手不由自主的扣上了對方的肩膀,「...痛......」

 

  梅倫的手指在對方體內直到對方又再度洩了第二次還沾染在自己的手上以及臉上,但用手帕擦拭掉之後,默默的解開自己褲頭,還有脫下四角褲,讓對方有些錯愕的望著自己的慾望,「布朗寧...等一下就是最後給予的付出了吧...把你的身心都獻給我吧...」

 

  梅倫的分身深入那早以潤滑好的通道,布朗寧還不能夠適應那樣的痛楚,比剛才的反應更加激烈的呻吟與哭泣著。

 

  「...!嗚、嗯啊...等、梅...梅倫、先...生...會、痛......」布朗寧無力的抽噎著、眼淚順著泛紅的臉頰滑落。

 

  也許是梅倫給予過度的刺激讓布朗寧啜泣著,那紅透如蘋果般的臉頰,以及那雙滿是淚珠的雙眼,都讓人看到相當心疼,他有點愧疚似的吻掉對方的眼淚,並安撫著。

 

  「再忍一會兒、一會兒我會讓你解脫的...」進入的力道從重變到輕、速度從快變到慢,想讓對方稍微放鬆點,好好的適應自己。

 

  「嗚...唔......」布朗寧下意識的閉著眼,不確定有沒有聽清楚對方在說些什麼、卻還是微微點頭。

 

  過了一段時間,也不曉得是多久,兩人陷入高潮之餘,而布朗寧也似乎沒有意識的癱倒在自己懷裡,梅倫在想,是不是因為給予對方太多刺激和逗弄,讓對方沒什麼力氣呢,他一邊想著這些問題一邊把對方橫抱起來帶入浴缸,放了些熱水,好好的幫對方清洗了一番,再換上飯店內的浴衣,安置於床上,自己也把那件侍者制服給脫下換上浴衣,也一同睡在床上。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