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倫(吸血鬼):西軍湘、 布朗寧:小藍

情色描寫有、架空有?

 

  「...這座奇怪的古堡,調查很多次都沒有什麼蛛絲馬跡呢...真的會如傳聞所言,有吸血鬼的存在嘛?」布朗寧在夜間拿手電筒進入古堡探索中。

 

  梅倫站在古堡的暗處、唇邊帶著有趣的微笑望著四處探索著的偵探,「...這人也真有趣,一般人來探險都是選早上的,怎麼硬是要選吸血鬼力量最強的夜晚來呢。」

 


  布朗寧從古堡的螺旋梯上去,感覺有些不對勁,不得不說古堡的這些裝潢擺飾雖然華麗,但是卻是過了不知幾年的歲月痕跡。

 

  「所以說...吸血鬼的存在果然是被造謠的嗎?...」

 

  他自言自語的這麼推論著,默默打開一道房間的門,進去調查是否有吸血鬼使用過的東西。

 

  梅倫噙著淺笑、不動聲色的悄悄跟隨在對方身後,眼神就像是正在觀望著獵物的貓兒般。

 

  「......

 

  布朗寧感覺背後有一股可怕的氣息但是回頭一看,沒有半個人影,是自己多疑了嗎?還是...心裡這麼想著,卻始終不敢推論出可能是"那個"的出現,只好嚥了嚥口水,走到那已荒廢多時的床上調查著,看有沒有可疑的物品。手裡不時也拿著手槍,當作是防衛的武器。

 

  梅倫輕笑,『直覺倒是很強呢。呵、該在什麼時候將你攬進手中好呢?』他一邊如此想著,一邊惡作劇的伸手、勾走了對方頭上那頂30年代所流行的費多拉帽。

 

  「...?!」

 

  布朗寧發覺自己頭上的帽子被拿走,回頭一看,依舊沒有半個人影,只有他自己。

 

  『難、難道..真的是吸血鬼

 

  布朗寧開始緊張冒起汗來,『但那頂帽子還是得找回來阿...而且這裡幾乎都黑漆漆的...等等!我記得吸血鬼很喜歡藏匿於黑暗處呢...』

 

  布朗寧稍微把手電筒用手帕蓋住並且放在地上,手電筒只有微弱的光芒。自己則是很警戒的拿起手槍,原地不動。

 

  梅倫如同遊戲般的轉著手上的帽子,『若是現在把帽子丟出去、這位緊張的偵探先生會不會看到黑影就開槍的傷到他自己心愛的帽子呢?...不過、就單以獵物(或食物)來說、他還真是有趣。』

 

  布朗寧警戒望著四周,拿著手槍絲毫不敢大意。

 

  『...這樣僵持下去也沒意思,還是採取點行動吧?』梅倫想著、靜悄的從藏身處步了出來,藉著黑暗的掩蔽無聲的走向了偵探的身後。

 

  「...唔,果然還是沒有出現嗎?」布朗寧有點鬆懈似的把槍放回口袋。正想要拿地上的手電筒打算離開這詭異的古堡。

 

  梅倫在對方準備將卸除武裝的手槍收回衣袋裡時、一個出手扣住了對方的手腕,輕而易舉的將那把手槍轉而納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是說什麼沒有出現呢、這位膽子很大的偵探先生?」他順勢俯近了布朗寧的耳際,輕聲的明知故問道。

 

  「...?!」布朗寧被突如其來的傢伙給扣住手腕當場被嚇傻,「吸、吸血鬼?!」

 

  雖然燈光微弱、但他似乎可以靠著光線看到對方蒼白的臉與獠牙還有...「阿、我的帽子...!」

 

  梅倫輕笑,將帽子按回了對方頭上,「喏、還給你,只是稍稍想捉弄一下你才拿走的。」

 

  他而後微俯身、貼近了偵探的臉,近到對方幾乎都能從那雙碧綠色的眼裡看到自己的倒影,「話說回來...這麼晚了還出現在這裡...是想尋找什麼呢,偵探先生?」

 

  布朗寧被對方這麼一靠近完全被嚇到語無倫次,「...唔,你、你不要靠過來,我的血不好喝,要吸的話請去吸別人的血吧...還有,把我的手槍還來!」他說完想從對方那裡搶回手槍。

 

  梅倫又笑出了聲,順著對方的動作一個些微的旋身、輕輕拉扯,就這麼把對方抱進了懷裡,順勢將臉埋進了偵探的頸邊。

 

  「我上哪兒去找個像你這樣自己找上門來的"別人"?再說這麼白皙的膚色...看起來就很好咬,應該不至於不好吃才是。」

 

  唔...布朗寧被對方給莫名抱住,『看來這下想逃也逃不掉了,奇怪被這吸血鬼抱住我居然臉紅心跳?果然是被嚇壞了我。』

 

  布朗寧望著地上手電筒的微光、看來是拿不到了。

 

  『喔呀、這樣就放棄掙扎啦?...呵、也好啦。』

 

  「那麼、就承蒙招待了...放心,只會痛一下下而已唷。」

 

  梅倫說完、輕輕咬開了對方頸邊的圍巾、裸露出那白皙柔軟的頸邊肌膚與微微跳動著的血管後,輕緩的讓尖銳的牙尖沒了進去。

 

  「嗚...!」布朗寧吃痛的望著吸血鬼咬了自己的頸邊,感受到痛處叫了起來,他的臉還莫名紅了起來。

 

  梅倫親吻般的舔去了流出的血液的同時、順勢把懷裡的人按到了一旁的床上,在對方頸邊吮吻著的動作依然持續著,直到攝取了足夠讓自己填飽肚子、但可能會讓對方有點貧血的血量後,這才滿意的舔過那兩個小小的傷口,讓血不再流出。

 

  「...相當甜美呢,很久沒有品嘗過這麼上乘的鮮血了,幾乎可以媲美五大酒莊出產的名貴葡萄酒了啊。」

 

  「唔...頭好暈。」布朗寧被對方給放在床上,覺得身體使不上力氣而體力下降、感覺頭暈腦脹的。

 

  『看來吸血鬼似乎是很久沒有吸血的樣子了...』布朗寧他這麼想著,撫上自己的額頭,表示自己有多麼不舒服。

 

  「真是抱歉,稍微多拿了那麼一點血,可能會暫時讓你貧血而暈眩一陣子喔,偵探先生。」梅倫微笑著說完後,手輕緩的解起了對方身上的衣服,「不過呢...我倒是可以負起責任,讓偵探先生你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就是了呢?」

 

  「唔...」布朗寧虛弱的使不上力氣說話。

 


  梅倫隨手把對方的衣物扔到床下去,「啊、就請別逞強做些無意義的舉動了,我會好好對你的,當作是你提供了我食物的謝禮。」他說完後、就這麼俯下身,從布朗寧還留著被自己咬過的齒痕的頸邊開始順著鎖骨、胸口、腹部向下吻去。

 


  布朗寧本來昏沉沉的意識在對方如此親吻之下,似乎回了神,但禁不起這般刺激下低吟起來,「嗯阿...你...想做什麼...嗯哈...」

 


  「嗯...?不就是讓你好好的睡上一覺嗎?」梅倫說著、啜吻上了對方的腰際,手指則勾起了對方褲頭上的皮帶,「放心...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唔...別碰那...阿...」布朗寧感覺不太妙,『這吸血鬼...解開自己的褲子是在上自己嗎!』,但他的身體無法動彈,也沒什麼力氣,只能任由對方擺布,叫出那極微羞恥的嗓音。

 

  梅倫刻意的不解下對方的褲子,而是隔著那層布料撫摩起了對方的性器,「嗯?偵探先生倒是、很敏感啊,才這樣就有反應了?」

 

  「阿...不要碰..那裡..嗯哈...哈阿...」布朗寧微弱的聲音加上那呻吟聲讓自己羞恥到好想去死,但對方如此這般的舉動之下,自己身下的性器還真的該死的非常有反應。

 


  「...沒被人這樣碰過嗎,偵探先生?」梅倫輕笑,手加大了磨蹭的動作,卻依舊刻意的隔著褲子的布料,說話著的唇也再次貼上了對方開始微微發燙的身軀,挑撥般的輕吻著。

 

  「嗯...阿...不可以...繼續...弄下去了...嗯阿...」布朗寧覺得頗為丟臉,但他還是只能把自尊心丟到一旁,只有無力的求饒著,開始冒起冷汗來。

 

  「嗯?為什麼不可以?」梅倫輕緩的扯下了對方礙事的長褲,直接撫上了對方的性器,「明明看起來很舒服的呢、偵探先生?」

 

  「...吸血鬼,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大可可以把我給殺掉...這樣子做...是想毀了我的自尊?」布朗寧有氣無力但還是死命的回應對方,該死的性器,就在對方如此搓弄之下,射了出來。

 

 

  「請別用那樣概括的名詞稱呼我呢、偵探先生。我的名字是梅倫。」梅倫說著的同時,指尖有意無意的搓弄著那濺了自己滿手的白濁液體,「然後關於你的問題...嗯、殺掉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呢?」

 

  布朗寧頓時想了一下,『......的確、對於吸血鬼而言,似乎殺掉自己是沒有好處的。難道...?!』

 

  「你...該不會是想把我當成日後的"糧食"?!唔...」

 

  布朗寧望著自己所發洩的液體,實在羞恥,『喔,老天爺,可不可以讓我拿我自己的槍自盡一走了之阿...剛好槍就在桌子上...不過感覺拿不太到...算了。』

 

  對方愉快的笑了起來,「你希望那樣嗎、偵探先生?我不介意你留下來的喔。」梅倫說完,舔了下指上沾染著的體液後,輕輕讓手指抵上了對方的股間。

 

  「唔...我也是有名字的...嗯阿...我叫布朗寧...阿...」布朗寧有點不滿對方老是一直以偵探先生的方式稱呼自己。

 

  「剛剛那只是..唔...我的猜測而已...哈阿...我一點都不想...待在這麼髒的古堡裡...」

 

  對方手指探入布朗寧的"地方"過於隱密,痛楚也就跟著來。

 

  「是嗎?那麼、很高興認識你呢,布朗寧先生。」

 

  梅倫傾近對方耳邊輕聲說著,手指當然也不忘在對方體內繼續動作著,只是察覺到對方的不適而稍微放緩了些速度。

 

  「不想留下也無妨喔,畢竟在這件事情上、勉強你沒有什麼意義,只是我很好奇...布朗寧先生究竟是為了什麼在這種時間跑來這種、嗯、"髒亂"的古堡裡呢?」
 

  「..唔,只是為了確認...嗯阿...吸血鬼有沒有存在罷了...想不到真的有...嗚...」雖然對方緩慢了速度,可是布朗寧的眼角還是冒出淚來了。

 

  梅倫低頭舔去對方眼角的微淚,「那怎麼不選早上來?怎麼想早上都安全點吧?」

 

  「...早上...唔...陽光很強...吸血鬼..嗯...不會出沒...阿...」直到布朗寧的分身又第二次的傾洩而出,他感覺又有點沒力氣,而他的臉色顯得有些紅潤。

 

  梅倫滿意的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動作而產生的反應,「的確、我白天是都在睡覺沒錯,但一般來說吸血鬼獵人或是研究者都會選早上來開棺找吸血鬼,以免自己被吃掉喔。」

 

  他心不在焉的說著、手邊卻輕緩的架開了布朗寧的雙腿,「嗯...等等會痛喔,忍耐一下。」

 

  「...嗯? 阿!!!」對方似乎挺進一個比手指還粗壯之物,布朗寧頓時感到強烈的痛楚,呻吟聲開始激烈起來。他雙手像是想找個支撐點,去緩和那種痛。

 

  梅倫安撫般的按住了對方掙扎的手,「好乖...放輕鬆,一會兒就沒事了喔。」

 

  「阿哈...呼...嗯...」布朗寧順著對方的動作,不斷的呻吟著,似乎也流了不少汗,而心跳加速到那原本貧血蒼白的面貌與身體都開始滾燙起來,紅得發熱。

 

  「喏...這不是舒服多了嗎...」梅倫說話間帶著喘息,有些急切的低下頭、吻著對方的額、鼻尖、耳鬢,「...布朗寧、嗯......?」他模糊的喚出對方的名字。

 


  「嗚...可是...好痛...」布朗寧說完眼淚就開始飆出來,低著頭不敢看對方一眼,而是氣喘吁吁的回應著,而那紳士帽也剛好因為激情而掉落在一旁。

 

  「你繃的太緊了...再放鬆點...」梅倫更加安撫的在對方臉上與耳邊印下輕吻、連帶著吻掉對方的眼淚,「...別那麼緊張、乖......」梅倫手輕輕的撫摸起了布朗寧散亂在床單上的茶色短髮。

 

  「嗯...」本來布朗寧因為只憑那微光的手電筒有點看不太清楚對方,但慢慢適應些許黑暗後大概可以看出對方的臉十分清秀,柔和的親吻著自己...

 

  「梅倫先生的情慾...嗯阿...似乎很重...阿哈...」經對方安撫後,布朗寧也慢慢適應那侵犯於體內的異物,但還是喘息著。

 

  梅倫淺笑,手依舊輕撫著對方的髮絲,「啊啊、畢竟我也很久、沒像這樣觸碰如你一般有體溫的生物了啊......」

 

  ...再說、你又是如此的令我感到美麗。

 

  「嗯阿...」布朗寧感覺再這樣下去好像又要...壞掉的感覺...他緊抓著被子承受疼痛。

 

  梅倫輕吻著對方的額頭,「放心...我捨不得把你弄壞的......應該也、差不多了吧......?」他這麼說著、更加的埋進對方的身體深處。

 

  「唔...嗯...哈阿...梅倫...我不行了...」布朗寧被梅倫一頂入深處,有著莫名的快感,眼角不斷飆出眼淚,他自己早已沉淪於情慾之中,而分身似乎也快到達極限了。

 

  「那就去吧...?也是時候該讓你休息了......」梅倫回應般的說著,在手邊催促對方釋放出積聚的白濁液體的同時、自己也釋放在對方的體內。

  完-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