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第一人稱描寫(布朗寧視點)有  我=布朗寧 "我"=小時候的布朗寧 "梅倫"=幼年的梅倫
部分生前劇情捏造有,與官方未出的R卡劇情無關。


  "哈哈,你們看這傢伙的名字,是布朗尼耶。"

 

  "就連做事情也像女孩子一樣,乾脆取名為布朗妮算了,哈哈!光聽到就快要笑破肚皮了。"

 

  "像這麼軟弱無能的傢伙,居然還有膽在這裡頭混,真是不像話阿,不過聽說他家裡很有錢,所以-布朗寧你不介意給我們一些錢花花吧?"

 

  嗚......這些討厭的傢伙,所以說我才不想跟這些人做朋友阿......

 

  -我,最討厭跟人互動了。誰快來救救我......

 

  這時候,有個人在"我"被某個討厭的人抓起衣領給勒索的時候,他默默的出現了。

___________

 

  "布朗寧先生,布朗寧先生-"無意間被人給搖醒,布朗寧惺忪望著叫醒他的人,這個人不就是-

 

  管理大宅裡所有事情的人,梅倫先生嗎?

 

  「真是不好意思,布朗寧先生,這是你昨天的衣服。」梅倫先生遞了衣服給我,「...真是沒想到,布朗寧先生居然會喝醉呢。」

 

  「我才要感到不好意思,還麻煩到梅倫先生,真是抱歉。」布朗寧發覺到自己喝醉的糗態,可能被對方給看到的時候,完全可不是說聲道歉就算了。

  「不、不,處理這種事情向來是我們侍者最拿手的事情,用不著跟我道歉。看到布朗寧先生那樣子,身為宅邸的管理人,怎能坐視不管呢?」梅倫輕描淡寫的對我解釋起來,他輕輕握著我的手,「再說,布朗寧先生,你剛才似乎有在作夢的樣子。」

 

  欸?被、被這傢伙給聽到了?!

 

  布朗寧露出驚恐的神情,讓梅倫看到笑了,但梅倫沒有笑出聲,反而用雙手拍著他的肩膀,「不過布朗寧先生說的夢話,完全聽不清楚呢,布朗寧先生是否還記得夢的內容呢?」

 

  「...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阿...也好,如果是惡夢的話,忘掉也罷。」梅倫露出了我一個非常難以理解的表情後,手離開我肩膀然後對我說有事情要做,先行離開。

 

  我...說不記得了,是騙你的,梅倫先生。

 

  那可是關於記憶的事情阿......

 

  雖然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過去,但我想,因為那個夢,讓我發現了一些事情......

____________

  夢裡頭,我看見一個茶灰色的小孩被兩三個小孩們給包圍起來,那些看起來就一臉囂張樣的小孩們像是在嘲笑那名瘦弱的小孩。

 

  仔細觀察了幾眼,被嘲笑的小孩長得,跟我好像,所以說,那應該是我,沒錯吧?

 

  暫時被認為是小時候的"我",似乎因為那些小孩的嘲笑而哭了起來,緊接著有小孩群中的其中一個小孩,抓緊"我"然後威脅著,那個小孩說"如果不給錢的話,我們就只好痛揍你一頓了。"的話,然後"我"試圖想要逃走,卻被抓得死緊無法動彈,當"我"雙眼緊閉著,快要被另一個小孩給打到臉,我想出手救他,但好像那些人聽不到我說的話似的,這時候-

 

  一名棕褐色短髮的小孩,出現擋住了拳頭,他一臉淡然的說,『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們這些只會勒索別人錢的傢伙,成何體統。』

 

  而那些小孩們也不甘示弱的反駁,當中有一個黑色短髮的小孩說了,『唉呀,這不是最受女孩子們歡迎的"王子"嗎?居然會替這麼弱的蛋糕擋攻擊?』

 

  『我最不爽的就是像你這種帥氣型的傢伙了!所以別多管閒事!』帶著鴨舌帽的小孩十分憤怒的說著。

 

  『...對阿,既然身為"王子"就別來插手,布朗尼這傢伙可是欠了我們不少東西呢。』黃色短髮的小孩一邊這麼說,還拎著"我"的衣服不放。
 

  『喔...是欠了些什麼呢?』下一秒,被稱呼為"王子"的棕褐色短髮小孩馬上對黃色短髮的小孩先揍了一拳過去,雖然感覺他打得很用力,但畢竟是小孩,而且是一人對多人的情況下,"我"馬上被而嚇傻了,愣在一旁看"王子"跟那些小孩打架。

 

  儘管"王子"很努力的揍了那些該死的小孩們而打到那些孩子哭得落荒而逃,但畢竟身為一個孩子,還是多少被打到臉有點流血,鼻子也被揍到,而流鼻血。

 

  "我"似乎拿出了手帕,遞給了"王子",『...你,流血了。』

 

  我很納悶,為什麼"我"會說出這種話,當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王子"對"我"說,『阿、謝謝。』

 

  他把手帕給臉上流的血給擦掉後,對"我"抱怨起來,『真可惡呢,那些討厭的傢伙們,竟然會欺負弱小,阿、真是抱歉,讓你被嚇到了,你沒事吧?』

 

  "我"沒有回應,只是點點頭。

 

  『那就好。對了,我叫梅倫。』"王子"輕笑介紹自己,而"我"則是傻傻的聽他繼續說,『剛剛看到那些傢伙欺負你,忍不住就想幫你一把了,話說,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猶豫了一會而才開口,『...我叫,布朗寧。』

 

  『布朗寧,請多指教囉。』他燦笑輕握"我"的手,似乎是真的想跟"我"做朋友的樣子。

 

  之後,慢慢開始,像跑馬燈片段似的,我在夢裡看見"我"在圖書館碰巧遇到"梅倫",而"梅倫"發現"我"很喜歡解謎類的書籍、"梅倫"興致勃勃的表演基本魔術給"我"看,送了一朵玫瑰花給"我"、"梅倫"帶"我"去認識"小時候的布勞先生跟路德先生"、在父親的喪禮,"梅倫"輕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梅倫"跟"我"一起玩撲克牌消遣、"我"出謎題給梅倫猜,但"梅倫"還是猜不出來直到我公布正確答案,才領悟起來......等。

 

  這些呼嘯而過的記憶,彷彿衝擊著現在的我,而一一解開很多"過去的我"的謎團。

 

  但,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我也不清楚,不過-

 

  梅倫先生無意間對我說的那句話,能夠證明,這個夢,真實的可能性比較高。
_________________

 

  "最近過得還好嗎,布朗寧?"

 

  那時候,才被聖女給喚醒於這個世界後,突然就聽到梅倫先生對我這麼說了這句話,而我一時反應不過來,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

 

  "阿、真是抱歉,剛才的話只是玩笑。你好,我是梅倫,請多指教。"望著疑惑的我,梅倫先生像是為了掩飾剛剛脫口而出的尷尬,而握了我的手,轉了話題。

 

  真的只是玩笑話而已嗎?

 

  半信半疑的我在梅倫先生的帶領下,慢慢開始去認識宅邸的戰士們,戰士們有分兩種:第一種是已恢復記憶者、第二種是尚未恢復記憶者,而我就是屬於後者。

 

  在跟這些戰士們相處完後,我才慢慢發覺到,恢復記憶的一些人幾乎是認識的,不是敵人就是同一陣線的,就這麼簡單。

 

  對於"過去的我"的記憶,是無法完完全全想起來的,只能等到人偶湊集足夠碎片才能幫我恢復,雖然,我真的想不起來了,但我知道自己很討厭麻煩、對於綽號也漸漸習慣了、不喜歡動粗、喜歡看雜誌、對於別人總是會推託、很迷糊總是找錯委託人之類的東西。

 

  而這些,梅倫先生似乎也都知道的樣子,雖然我有問過他為什麼對於我的事如此清楚,但他總是語帶保留,只是敷衍的說"只是猜測罷了。",但我還是很好奇,繼續逼問,不過梅倫先生說,"其實我跟你一樣,沒有記憶,所以對於你,我只是莫名覺得有些懷念而已,也許說不定我以前有認識你吧?"

 

  在他說有事要走,去處理宅邸內大大小小的事情後,我困惑了起來。

 

  直至在做了這個夢以後,完全不再困惑。

 

  果然如同梅倫先生所說的,我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完

 作者感想:因為官方龜速然後遲遲不出,只好自行腦補了。

然後就從幼時開始下手。

很喜歡這樣子而認識的兩人,雖然很討厭那些小鬼啦,但也要有個契機才能夠認識阿。

總之,還有很多可以發掘的事物。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