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藍  插圖:松林

 

 

架空設定有(卡片怪盜-梅倫)
會不會有後續看靈感大神 目前算短篇

 


  冬日、北風來襲,街道上的路人們總是包得像粽子一樣,不是手伸口袋就是搓著暖暖包。


  戴著暗紫色紳士帽、暗紫色風衣、圍著土黃色圍巾的男人,拿起黑色公事包,朝一個美術館前進,他嘆了一口氣,走進門口。


  「布朗寧先生,在此恭候歡迎您的蒞臨。」館內工作人員帶領了被稱之為"布朗寧"的偵探走入館長室。


  「在這裡等就行了,請在這裡稍等,館長等一下就會回來了。」工作人員親切的對布朗寧說完了話,就先行離開,獨留布朗寧在館長室等待。


  「.....真是沒想到,這次的委託人居然是個美術館館長呢。」布朗寧拿起偵探筆記,看了一會兒,直到館長來了,他才把偵探筆記收起來。


  「阿、真是非常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布朗寧先生。」微胖、帶著眼鏡的白髮男人,對著布朗寧這麼說,「我想你也很了解,我們這裡所發生的事情吧?」


  「嘛...確實有所耳聞,聽說美術館的一幅畫被卡片怪盜偷走了呢。」


  「是的、那傢伙在盜走畫作的幾天前就先發了張預告函,儘管我們尋求警方協助,有再好的保全系統,都阻止不了對方偷走的手法。」館長說完了話之後,就不免得哀聲嘆氣,「所以,我就想說,如果能讓”魔都”最有名的偵探-布朗寧先生來調查並把失竊的畫追回來,順便把偷畫的怪盜繩之以法,本館絕對會予以高額的委託費用的!拜託!」


  看館長如此迫切的握緊自己的手,使得布朗寧原本想要推掉,說"不好意思、能不能找別人"的念頭,都給打住了。


  「嘛...看來這下子不幫也不行了,看到有高額委託費的好處下,我是可以幫你調查,但是能不能夠從卡片怪盜那裡要回畫作,或是把對方交給警方,只是以我一個偵探來講,多少還是有點高難度的。」


  「沒關係,布朗寧先生肯願意協助調查,就萬分感謝了。」館長微微向布朗寧握了手,「之後布朗寧先生來都可以調查為理由,不用錢的。」


  「謝謝…不過,我可以問一下,被偷竊的時間點嘛?」布朗寧首先就先問了個關鍵問題,「是早上、下午,還是晚上?」


  「怪盜前來偷畫的時間是在午夜,那時候看守的保全可能一時疲倦而忍不住睡著了,結果怪盜先是把保全擊昏,再穿過了嚴密的紅外線系統,偷走了那幅百萬名畫。」


  「這樣阿...」布朗寧在心裡想了一下,還是下次來美術館前,先喝一杯黑咖啡提神吧。他專心的把午夜兩字給註記在偵探筆記上,對於那只在午夜出沒的卡片怪盜,感到十分的好奇。

__________________


  翌日午夜,美術館。


  布朗寧獨自一人走在美術館的走道上,以一個不像是偵探而是藝術家的方式去欣賞每位有名藝術師的畫作,論以故的畫師們名聲、人氣、創作風格,都是他們親自畫下的那種貨真價實的百萬名作,現在就差在於,卡片怪盜偷走畫的動機,布朗寧想起館長遞給他的預告函,卡面是米白色的,而卡面上是一個黑桃A的撲克牌,右下角處畫了一個怪盜面具。


  這怪盜,真是奇怪,偏偏只挑午夜偷東西,那可是人類最想睡覺的黃金時段阿,布朗寧把玩著預告函,他望著窗外的月光,美得透進窗內,要是有個鋼琴在這裡的話,也許他可以即興一下,彈奏個莫札特的月光吧?


  雖然館長說,會請保全來保護自己的,不過...


  布朗寧望著那帶有些許疲倦的保全,想必是看守了一整夜,都沒睡個好覺了吧?他走過去向保全說,「保全先生,我一個人就可以了,還是請你先去休息,不然看你這樣,我調查也不是特別起勁。」


  「但館長說,攸關於布朗寧先生的安危,我一定要在這裡看守才行,嗚哇...哈…」保全忍不住打了個呵欠,「要不然,我先去巡邏一下,等等再回來看看布朗寧先生。」


  「好吧。」布朗寧看看對方揮手示意要先行離開,他也自己看了看手錶,時間剛好到了午夜12點,到底對方會不會出現呢?


  在來美術館之前,布朗寧老早作足了事前準備,先是買了黑咖啡提神,再來是幫自己的愛槍,裝上了好幾顆子彈,上膛過的槍枝放在風衣口袋裡,做好迎戰的可能性。


  也許是等待的時間過久,儘管布朗寧有喝了黑咖啡,依舊還是有些許睏意,想要闔上眼睛,但內心告訴自己不可以睡,不然就會錯過卡片怪盜偷畫的時機,而且對方似乎還有想偷下一幅畫的打算,他拍了拍自己的臉,試著打醒自己的睡意,與時間奮戰。
 

  「還真是有趣的人呢…」卡片怪盜位於天花板上的暗處望著布朗寧想打瞌睡卻又自己拍打著臉頰的樣子,他笑了笑,將卡片於天花板的縫隙先是投擲了一張-


  「!!」布朗寧本來的睡意頓時被一個投擲聲給嚇到,他吃驚的望著圍巾上卡了一張卡片,是一張撲克牌,且是紅心A,總算來了是嘛…很好…


  拿起了手槍開始警戒起來,他不知道對方何時會展開攻勢,但那一張撲克牌就是最好的佐證,紅心A,是想表達些什麼?


  望了美術館內的展示,這些極微珍貴的畫作,要是隨便開個一槍,子彈會破壞那些美好的百萬名作,到時候可不是說賠償就算了,就算拿自己微薄的薪水,恐怕也不足以支付非常高昂的價格,布朗寧謹慎的將手槍握住,他留意周遭是否會有怪盜出沒的身影,他不敢輕舉妄動,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亂開槍而射穿這些百萬畫作。


怪盜 松林  

 


  突然,他覺得背後一陣淒涼的風,數張卡片飛舞著,多到他看不清楚到底對方在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手槍先是一發打過去,但都被卡片給彈飛掉,自己錯愕的望向那-卡片怪盜一臉笑意朝他走近,偷偷的將布朗寧給擁入懷中。


  「沒想到美術館的人居然請來了”魔都”的偵探先生過來調查呢!在這種午夜的休憩時刻,不睡覺來到這裡,是想目睹我的真面目嗎?偵探先生?」


  「你!!給我放開!!」布朗寧死命將雙手用力推開卡片怪盜,他不能理解為何區區一個卡片怪盜竟然會將他自己當成女人般的擁抱著,這傢伙是有病嗎?而且居然還笑得那麼燦爛是想要吸引誰?!


  卡片怪盜識相的放開了布朗寧,「唉呀,想不到偵探先生竟然是如此的狠心呢。」面對對方開始十分警戒的將槍掏出來對準自己,他不以為意的繼續說,「不過也好,正和我本意,看來我向美術館發出預告函是正確的選擇。」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要偷畫?!」他退了好幾步,緊張的眼神,望著對方,「而且…你只挑午夜來偷畫,是因為看准了人們想睡覺的時間而來偷畫作嗎?」


  「真不愧是偵探先生呢,連這番推理都推得不錯呢,不過-」下一秒,卡片怪盜的手托著布朗寧的下巴,覆上了他的唇,幾秒後,對方的嘴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布朗寧的嘴邊,「偵探先生還是失算了呢。」


       「唔…!!」無預警被對方吻上的布朗寧,當場愣住,手上的槍也隨之掉在地上,他的腦袋,頓時不能夠思考,無法理解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看著對方的反應,卡片怪盜細心的將手槍給撿了起來並放在布朗寧的手上,


       「今天,我要偷的東西,已經到手了。至於你想要討回的畫,日後我會再度歸還於美術館的。」卡片怪盜帥氣的將棕褐色披風拉開,在布朗寧的手背上一吻,逗得對方以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望著他。


       「你、你這卡片怪盜!居然吻了我…而且還是初吻…」布朗寧氣急敗壞的說,但他講到後句就小聲起來了,他心裡不明白對方為何說已經偷走了,難道是在他來以前,就先把某一幅畫給偷走了嗎?


       「…到底是偷走了什麼?快說,不然我就要開槍了!」他還是警戒的握住自己手上的槍,但似乎顫抖著,,面對對方面不改色的笑意,布朗寧覺得,跟這傢伙纏上果然沒好事,當初就應該要先推辭掉美術館館長的請求才對。


  「關於我今夜偷走了什麼…」卡片怪盜靠近布朗寧,他輕輕的湊在對方耳邊這麼說,布朗寧的臉馬上紅了起來,連緊握槍的手也放鬆起來。


  「…你!這得意忘形的傢伙!可惡!...」布朗寧羞憤的再度拿起槍,毫不客氣的朝卡片怪盜開了好幾槍,可是卡片怪盜笑著拿起了撲克牌,數張撲克牌頓時成了防禦牆,擋掉布朗寧的攻擊。


  「光是能夠這樣跟你說話,以及看見你可愛的反應,就算是達成了我的目標。還有…請你不要再叫我卡片怪盜,我也是有名字的,偵探先生。」他馬上走近布朗寧,把一張類似名片的東西,放在對方的風衣口袋裡。


  「那麼,就先告辭了,我親愛的偵探先生…布朗寧。」對方快速的給了一個飛吻後,迅速的從落地窗逃逸,留下愣住的布朗寧,過一會兒他才慢慢回神過來。


  「……那傢伙!!下次再讓我見到,我一定要把你抓住!!」當布朗寧罵人的時候,剛好保全回來了,保全一臉納悶的看著布朗寧,「發生什麼事情了?」

 

  「哼哼,沒什麼事情,就只是被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鼠輩給嚇著了。」布朗寧使用手帕把臉上的冷汗給擦拭掉,隨便的敷衍保全,「對了,今天的調查就到此結束,卡片怪盜並沒有出沒,實在有點可惜呢,還有,辛苦你了。」


  他把那罐裝黑咖啡送給了保全,布朗寧從美術館離開,在圍牆外回事務所的路途中。


        布朗寧在回去的途中,他的心情頓時感到五味雜陳而不是滋味,原因就出在於卡片怪盜梅倫所講的那些話以及偷走他的吻,而感到耿耿於懷。 
     
  但布朗寧還是好奇的將口袋翻了起來,拿出那張,卡片怪盜送給他的名片-名片上寫了一個名字,「…梅倫?」


  布朗寧覺得這個名字帶給他一種既陌生又莫名熟悉的感覺,是不是曾經有在哪裡見過?嘛、算了,可以的話,希望下次不要再見面了。


  但布朗寧並不知道,卡片怪盜梅倫正站在他背後的路燈上,他笑著吻了撲克牌,凝視對方的背影直到那身影逐漸消失,他才開口說話。


  「請你好好記住”梅倫”這個名字吧…布朗寧。」梅倫一掀披風,隨即消失不見。


  下次、還有更多見面的機會呢,布朗寧。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