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閃光微微注意

後篇純粹

 

討教

 

  打從布朗寧走進路德的花圃之後,他常常不時向路德請教於有關如何種那些花,而路德笑著解答再予以示範,真是的,明明是位偵探,卻有著那麼多好奇心,當然布朗寧也有問到,什麼是最好種的植物時,路德回答他,大概像是地瓜或者黃金葛之類的吧,或者是綠豆放於水,只要放些水就會長大,亦或者是那不需要澆太多水的仙人掌,只要不放在太潮濕的地方,或許就能長得很好。

 

   就這樣不斷的回答著,反而自己也有些問題想問這位偵探,「偵探先生,既然這麼想去種植物的話,去買本書不就得了,何必來問我呢?就算我如此愛花,也不是每個植物都徹底熟透的。還是說-其實你來問問題有別的目的呢?」

 

  此話一出,布朗寧顯得有些吃驚,「你......嘛、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想說路德先生比較知道這些事情,所以想來請教一番。」

 

  布朗寧那種表情,路德一看就知道在心虛,「喔?那為什麼在我回答你的時候,你卻心不在焉的呢?在想什麼?」

 

  布朗寧沉默。

 

  「難得偵探先生會沉默呢,嗯,就讓我猜猜看好了,其實偵探先生會過來這裡問問題,是不是因為特別的想念-」路德還未說完,布朗寧先是遮住他的嘴,「別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當下紳士帽內瀏海遮住的表情,是顯得有些緊張冒汗的。「這種事情,我也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是就是會想來這裡。」

 

  說完,路德將布朗寧的手給輕輕的拿開,順而摟著對方的腰,「還真是遲頓呢,既然會有這種感覺,就代表它是不會騙你的,如同紅玫瑰的花語一樣,愛情,不要覺得這感覺會有多不好,因為這是一件好事。」

 

   在聽得有些傻楞的對方臉頰上留下一吻,路德的心情顯現在他的笑容上,湊在布朗寧的耳邊,「那麼,布朗寧,你願意留下來陪我吃一頓下午茶嗎?」

 

 

  猶豫了一會兒,布朗寧也學路德一樣的方式回應,「我-」

 

 
  聽到了答案,瞬間一些樹所開的花被風給吹落,那花瓣飛舞的樣子,就很適合現在的時刻。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凡的委託
 
  布朗寧在想如果有天能從這個該死的地方出去外面大開眼界該有多好,於是他在跟路德閒聊時,把這個想法提出來,沒想到路德沒有反對反而贊成他的想法,然後說願意會出一筆錢贊助,正當布朗寧心想"太好了"的同時,路德下一句話就讓他開始猶豫了,「能出國去旅行是件好事,但這可不是天下白吃的午餐呢,我有個條件-」
 
   他靠近布朗寧的耳邊這麼說-
 
  在那異國的絕美風景裡,徘徊於此地的布朗寧嘆了口氣,思考著,為何當初會接下這種十分誘人的案子?他也一時說不清楚,拿起手邊的相機,拍了那異國的花朵,「路德的要求還真是強人所難。」
 
   雖然這是個"只要拍個照然後標記是哪個國家的國花"的簡單工作,但對這位十分慵懶的偵探來說,是件麻煩的事情,底片沒了還得想辦法再去買,反正錢是那位花店店長出的,倒是沒什麼問題。
 

  緊接著走到下個異國,布朗寧發現了十分特殊的花,這種花,感覺跟那個人很相襯,買了幾朵作成押花,剪貼簿的那些紀錄,這朵花算是最後一朵要記錄了吧。

 

  回歸到原本的地方,布朗寧把剪貼簿放在公事包內,走去路德的花店裡,「這是你要的東西,我把它給完成了。」

 

  「還以為你會一直沉醉於旅行當中,還不想回來呢,想不到你還是把它給完成了。」路德一收下來就先是看那些剪貼簿所記錄的花名、所屬國家,以及布朗寧的感想。
 
 
  「嗯,順便也把這還你。」將手上拿的相機歸還於路德,「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接這種麻煩的委託了。」
 
 
  說完,布朗寧馬上就回去了,連個再見的話語或是揮手的手勢都沒有,不過路德並沒有因此感到生氣,他仔細看著那些剪貼簿的東西,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路德吃了一驚。
 
  「迷迭香......」路德先是錯愕,想了一會兒,緩緩的笑了,「...無論到底裡都還是會想著你的,不是嗎?偵探先生?」
 
  即使對方走了,沒有聽見發自於路德真心的話語,他也肯定在心中對於路德的思念,包含在這押花之中了吧。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