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詐欺有
情色描寫有

  「殿下,我做好心理準備了。」威廉把手邊的匕首遞給王子,王子則是笑著,「做好準備了?」

  「只要是為了殿下,您要我死幾次都沒關係。」

  「那麼...去躺在床上。」王子給了個命令,威廉聽到當下有些錯愕,但還是乖乖的遵守,躺臥在床上。

  「殿下,您要我這樣做,會不好做標本的。」

  「...看來你沒有發覺到這是個陷阱呢,庫魯托少佐。」

  說時遲、那時快,王子走近床後用匕首把威廉的衣服給劃開,威廉驚呼了一聲,「殿下,您這是!?」

  「還看不出來嗎?」王子壞笑的把威廉壓倒,「做標本什麼的,那是騙你的。」手抬起威廉的下巴,「這,才是我的目的。」順勢讓威廉想講下句話前,古魯瓦爾多堵住他的嘴。

  王子突如其來的吻直至威廉喘不過氣來,王子才肯離開他的嘴,「在接受別人的邀約時,總是要有警戒心的,你說對吧,我親愛的少佐威廉?」

  「呼......」滿臉紅潤的威廉呼吸了好幾口氣,才慢慢恢復呼吸,「但是,這是殿下您親自下的命令,我不得有半點懷疑。」

  「該說你蠢還是笨?」王子苦嘆起來,「算了,總之-少佐很清楚我接下來想做什麼,即便你不願意也得做。」將威廉的衣服給狠狠撕開後,王子就像是吸血鬼般的在吸吮著威廉的鎖骨,弄得威廉不由得想叫卻還是不敢吭聲或是低吟。

  「不反抗也不吭聲?真是無趣的反應。嘖-」王子停下動作後,轉身想走,威廉驚慌失措的抓住王子的衣服,「殿下,很抱歉是屬下無能,屬下從未做過這種事情,能否請殿下...教教屬下怎麼做?」

  「要我教你?很簡單-」王子聽到威廉有趣的話後,要威廉低下頭來,「要彌補剛才的過錯的話,幫我含住這裡如何?」王子指著分身,讓威廉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

  「殿下,這.....」

  威廉無奈之餘只好聽從王子的命令,含住那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性器,不習慣的含著。

  「可要好好的對待,不得用痛。」王子滿意的看威廉困擾的含住,並指示他如何服侍得好好的。

  過了一段時間,王子射了,他射在威廉的臉上,威廉完全呈現錯愕的狀態,王子倒是笑得一臉開心。

  「你,給我更多的愉悅感如何?」王子難得溫柔的用手帕把威廉臉上的精液給擦掉,「這是給你的考驗,讓我看看你究竟是對我忠心還是只是表面上說說的?」

  「殿、殿下,屬下...知道了。」威廉思考著該如何好好服侍王子的時候,被對方給一聲"太慢了,連怎麼做都不知道嗎?"給嚇到。

  「自慰給我看吧,少佐。」J王子熟練般的用手幫威廉指導著,「握住自己的這裡,然後......」

  「唔!...啊......」威廉禁不住王子的嗓音教導以及那麻擦的快感。

  好羞恥,可是殿下的手覆在自己手上。

  臉上的潮紅還未褪去,威廉覺得自己被這樣玩弄,比被弄成標本,似乎是相當的美好啊?

  在感到羞恥的心態下,威廉也忍不住射了,射在王子的手上和腹間。

  「做得很好。」王子將威廉的液體給舔掉,舔完後在威廉的臉頰上一吻,「不愧為我忠心耿耿的部下。」

  「殿下能感到滿意是屬下的榮幸。」威廉在鞠了躬前被王子給阻止。

  「剛剛的吻只不過是的小獎勵,等等給你大一點的獎賞。在給予之前,衣服跟褲子,都給我脫下。」


  「好......」威廉像是被魅惑般的緩緩脫下緊制的軍服與軍褲,露出白皙且精壯的身材,讓王子看得目不轉睛。

 

 
  「很好,然後給我閉上雙眼。」王子給了下個命令,威廉照做。

  「殿下這樣指示是?」

  「別多問,你會怕。」

  突然,威廉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被黑黑的東西給遮住了。

  這是...遮眼布?

  「這個獎勵,可是只有你才能享有的。」王子把威廉給調整好躺臥姿勢,「好好享受,痛的時候,不可以壓抑,否則我會停止。這種痛苦可是比活標本還痛上十倍。」

  「屬下...明白殿下的意思了...唔!?」

  殿下在咬他的頸脖!?

  「還有我忘了補充一點,別用敬語。叫我瓦爾多,也別再自稱屬下了,不然我會懲罰你。」王子說完後便用兩指沾染剛剛的精液和潤滑液,緩緩插進威廉的股間。

  「唔......!」威廉痛的想要抓緊什麼,他想忍住,但想到王子的話,還是沒有壓抑,低吟。

  「覺得如何?」

  「很舒服...殿...不...瓦爾多.....」威廉發覺自己還是會習慣性的叫王子敬語,連忙改口。

  「那就好,那,讓我聽聽你更美的聲音吧?」特別的深入了些,他耳邊聽得到威廉發出了那種,比剛才壓抑的聲音,更美妙的淫叫與呻吟。

  「痛......」遮眼布無法阻止眼淚的溢出,威廉對於王子的這番嗜好,感到害怕但也感到莫明的開心。

  「那我慢一點......」安慰般的在威廉的耳邊一吻,王子說到做到,確實從快調為慢的速率,讓威廉好適應,那樣的快感與痛楚。


  等到威廉的生理反應再度釋出精液後,王子舔了威廉的眼淚,「接下來...你想要...我拿掉這礙眼的東西,還是...永遠的被它遮掩?」

  「...請拿掉它。」威廉心想,讓我看看殿下的臉也好啊。

  「成全你。」王子拿掉遮眼布條後,他命令威廉靠跨坐自己身上,他抱住他,「等會有比這還更加痛苦的獎賞,你做好心理準備了沒?」

  什麼......

  威廉恐懼的不敢去想王子的下一步是什麼,他默默點了頭。

  「你該慶幸,這可是我的第一次。」王子早已脫至膝間的褲頭,袒露出那有點粗碩的性器,就這麼不偏不倚的瞄準好威廉的穴口,正中紅心。


  「抓緊我的肩膀。」瞧威廉那身不是很習慣這樣愛撫與進入穴口的反應,王子也難得輕撫威廉的頭髮,好減輕對方的痛感。

  「嗯...啊...殿下......」威廉痛到眼淚不斷飆出,喘息的臉紅與白裡透紅的身軀,誘得王子動得更勤,王子也不忘懲罰他,「你這麼快就忘了我剛剛的忠告?」

  輕咬威廉的乳頭,威廉吃痛的叫了一聲,他現在處於下方被刺激、前方被套弄、上方的乳尖被舔咬著的局勢。

  「呼...」

  「呼...嗯...哈阿.....」威廉已經呈現臉紅心跳的樣子,儘管兩人都有著喘息,王子還是沒有打算停止這瘋狂的舉動。

  「求你...不要再繼續了.....」威廉難得的求饒,王子拒絕了。

  「停下來?想都別想,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你是在嫌棄我給你的獎賞不夠好?」王子丟完這個有點怒氣的問題後,威廉只是搖頭。

  「你的身體跟你的叫聲,都騙不了人的。它們也很享受這種獎賞呢。」J王子燦笑的吻了威廉一口,「那麼,進行最後的"獎賞"吧。」

  白濁的液體很快的從王子的分身送入威廉的體內,退出後,看得到威廉的穴口滿滿的液體與大腿內側所沾染的白液。

  「清理...真麻煩......」王子搔了搔後腦勺,「今天就為你破個例,之後你再好好的全部還給我就是。」

  公主抱起昏去的威廉,王子心情挺好的搬進浴室。

  後來據說威廉在王子的房間睡了一整天。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