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崩壞注意(??)
情色描寫注意

 

  蝴蝶,名副其實,是春天最為驚豔的生物,美麗的翅膀帶給人無限想像,東方古代淒美愛情劇"梁祝",主打男女主角間因為一場悲劇而最後殉情化為蝶飛上天際,證明蝶也是化為愛情見證的證明,雖然那是非常悲慘的結局卻也是能成全他們永遠在一起.....


  說是這樣說沒錯,但是......


  該死的蝴蝶學名!


  躊躇在電腦前搜尋蝴蝶的布朗寧很想拍桌放棄,因為很明顯的有些蝴蝶是稀有種,根本無從查起。


  「要不是那傢伙害的...就沒有必要做毫無意義的事情。」布朗寧想起前幾天,在咖啡館邂逅一名熱愛環境的工程師,到對方所給予自己的委託:調查蝴蝶。


   拜託我只會抓姦、抓動物,可不會拿捕蟲網抓蝴蝶來調查阿......


  突然想到有相機可以用,布朗寧便利用白天時間來捕捉畫面。


  想要小看一名偵探的調查能力是不能被偵探給容許的。


  該調查的都調查到了,剩餘的幾個...布朗寧去圖書館一趟,拿起蝴蝶圖鑑或百科瀏覽著,一頁又一頁和照片對照。

____

 

  等待對方到花圃,布朗寧差點因為熬夜而趴睡在遮陽傘下的桌子。


  「喏,拿去,這是給你的東西。」布朗寧將檔案資料夾遞給林奈烏斯,「你所委託的東西我完成了,現在可以把委託費給我了吧?」


  「喔~?這麼快阿。」林奈烏斯一聲讚嘆的翻閱資料夾內的資料,鼓鼓掌,「非常完美,簡直毫無誤差。」


  「那是當然,還有─」布朗寧急著想拉回話題,「林奈烏斯先生可以把委託費給我了嗎?」


  「委託費......」林奈烏斯若有所思,然後笑了起來,「當然有,等我一下。」


  想說終於可以趕快拿委託費就能解脫,而有所期待的布朗寧,只見林奈烏斯一點白蝶,一堆白蝶往自己身上灑下不知名的麟粉。


  「哇!你想幹嘛?!說好的委託費呢?」布朗寧在說這困惑的話語同時,突然間他的意識因不明的粉而感到混亂,熬夜所導致體力不支,倒地不起。


  「陷阱的鱗粉,非常有效用呢。」林奈烏斯愜意的抱起布朗寧,「讓我好好見識一下,實驗後的成果吧。」

____


  當布朗寧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不屬於自己的房間內。


  「這裡是...」打了打自己臉,努力去回想前幾個小時所發生的事情,才恍然大悟。


  居然會有這種給了委託不給費用的工程師!


  「阿,你醒了呢。」林奈烏斯走過去,「不要一臉警戒我的樣子,我可是什麼都沒做喔。」在布朗寧想出聲抱怨時,他搶先說話,「除了鱗粉和繩子之外。」


  「真沒想到堂堂一個工程師居然會做出這麼無理的事情...我看你的職業不至於到連委託費都給不起吧?」布朗寧死命想要掙脫背後雙手的繩子,卻還是無法鬆開。


  「你想要的話我是可以給呢,」林奈烏斯露出笑容,「但是在那之前,讓我研究看看你的身體吧。」


  「...想都別想,太過頭我可是要額外收費。」布朗寧偷偷從口袋時起小刀想要切斷繩子,被對方給發現,林奈烏斯笑著把小刀丟一旁,「哈哈!額外收費嗎?布朗寧先生還真有趣。」


  「如果連這都不給,那莫怪我失禮了。」從背後西裝褲口袋掏出手槍往林奈烏斯身上開好幾發,林奈烏斯很有技巧性地躲開,並把布朗寧手上的槍給奪走,「哎呀、別這麼心急,關於你說的費用,我都會一併給你的。只是不是時候。」


  「嘖!」布朗寧覺得不爽,第一次看到這種厚臉皮的男人,竟敢這樣對待自己,「可別怪我沒有警告你...追求我的人很多,你這樣做只會招惹他們來找你的麻煩。」


  「追求者...很高興布朗寧先生給我這樣的忠告,不過我從來沒有在怕呢,只要是來找麻煩的,」林奈烏斯秀出蝴蝶,「用我的愛蝶們就可以搞定了。」


  「該死。」布朗寧本想故作鎮定,身體卻異常的臉紅發燙,身體也是,身下的反應也過於渴求些什麼。

 

  「對了,我忘了說,我給你服用了春藥,還有麻痺粉,剛才藥效還沒有出來,現在就出現了反應。」林奈烏斯很開心地靠近布朗寧,將偵探的衣物給一一褪下,他自己也褪掉自己的衣服,「因為我知道布朗寧先生的才能,所以這點措施是必要的。」

  「可惡!」布朗寧不甘心的看著林奈烏斯對自己的身體給上下其手,麻痺藥的效果促使自己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翹髮工程師用那雙手給,一上一下的搓弄,身體下方的性器給逗弄至射精後,林奈烏斯還沾染像是花蜜的東西,兩指探入,被入侵的布朗寧只能呻吟,「阿...嗯...這樣做沒有意義.....」


  「這你就錯了,布朗寧先生。」林奈烏斯將他的精液放在小瓶內,「只要能夠取得研究的材料,就算是這種事情也是有意義......」


  「工程師們的趣味都這麼變態嗎......唔......!」布朗寧不敢置信的看向林奈烏斯超乎他想像的舉動,對方笑得像是笑面虎一樣可怕進入他的體內。


  「你該慶幸,這研究只給身為偵探的布朗寧先生你而已......」眼看布朗寧因麻痺效果有些散去,卻還是因為被綁住而無法逃逸,躺在床上只能任由林奈烏斯玩弄,「不論是一見鍾情還是研究...布朗寧先生只要享受這一刻就行,其他的別多想。」


  「你這混帳工程師!唔!阿......」不顧形象的怒罵林奈烏斯,布朗寧始終只能夠隨身體反應發聲,身體下方不舒服的痛處到莫名的快感都一一感受到,看到林奈烏斯靠過來還想要吻他,想要咬對方舌頭卻反被對方的手給阻止,那過度交流的,不論是那嘴上被侵襲的陷阱還是身下被套饒好的圈套,布朗寧想,這都無一是對自己的羞恥及恥辱。


  「藉由這種方式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其中之一.....」林奈烏斯靠在布朗寧頸邊吸吮著,「一旦落入的獵物都無法逃離陷阱的。」


  「嗯、阿、哈......」落淚的布朗寧羞恥的發生呻吟喘息,在與林奈烏斯的這一戰,宣告失敗,完全沒有逃跑的餘地只有被玩的地步。


  發洩後的林奈烏斯看著已經沒有意識而昏厥的布朗寧,滿意的退出,從自己的性器拿出溢滿精液的保險套。


  「看來還是玩過頭了.....」

____


  二度醒來後,布朗寧發現自己躺在事務所的房間內,而那該死的混帳工程師和他的愛蝶都消失不見蹤影。


  「難道我在做惡夢...嗎?」布朗寧起身,大聲叫,「啊!」


  該死!這腰酸背痛果然不是夢!


  而且布朗寧也看到,桌上的紙條和裝有錢的牛皮紙袋。


  「別以為用這種方式就能讓我原諒你......」布朗寧不滿的撕掉,那張只寫著Sorry字樣的紙條。


  「但看在錢的份上,我就勉強...原諒你的無禮......」


  布朗寧闔上雙眼休息,今天的事務所就暫時休業一天吧。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