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注意



  俗話說笨蛋不會感冒.....

 

  結果東堂還是生病了。

 

  ...為什麼要叫我來照顧這個笨蛋咻......

 

  因為是東堂的家人拜託也不好意思推託。

 

  「唔...被小卷看到副狼狽的模樣,實在有失我山神之名...咳.....」東堂盡八有氣無力的說著,頭上敷著冰袋,使得卷島裕也不禁嘆了口氣。

 

  「都感冒了居然有力氣說話,你啊,就不能乖乖閉嘴好好休養嗎?」卷島無奈的看東堂的笑容,「看樣子是不需要我特地來一趟咻。」

 

  卷島打算走離房間,很快就聽到東堂的哀怨聲,「等等小卷!」

 

  卷島回頭看對方已經像是快要吐魂似的躺在床上......

____

 

  「真受不了你。」卷島輕吹手上湯匙的稀飯,緩緩放入東堂的嘴裡。

 

  「因為要是小卷離開的話,我的病就不會好轉了。」

 

  「...那你就別好轉咻。」馬上東堂就露出快哭的表情說:小卷你忍心這樣對待我嗎?!

 

  卷島再一次嘆氣,「總之廢話別多說,好好吃完稀飯趕快休息,我可不想等到高中聯賽你還是這個樣子......」

 

  「放心吧!我一定會好起來...不,是絕對會康復的!畢竟我可是箱根的山神啊!」東堂挺有自信的對卷島做出保證,「況且我們還有最後的勝負還沒了結!這次只是我太大意了......」

 

  「好好,」卷島拿起第二匙再放入東堂嘴裡避免他再說過多的話,「但在那之前你先把病給養好再提這個......」待餵食完畢,東堂也因跟卷島聊天而消耗不少體力而疲倦的睡去。

 

  「...看來笨的是我才對......」卷島小聲自言自語,而看東堂緊緊抓住自己的手不放,是想要挽留自己住在旅館一晚嗎...但不回去也不行,明天可是還有總北的個人練習,以不會吵醒對方的方式將手給緩緩脫離,「早日康復吧,盡八 。」

 

  說完這句話的卷島離開房間。

 

  隔天,箱根學園的成員們都聽到身體已經康復的東堂自以為是的炫耀:小卷叫我的名字了耶!還惹來荒北的不悅:吵死了!整天聽你說小卷東小卷西的,你們倆到底是啥關係!?新開跟泉田,還有真波和福富完全看戲,或許是習慣了東堂平常會炫耀的關係吧。

 

  在經歷總北的個人練習完後,換卷島莫名打噴嚏、身體渾身不對勁,還引來小野田坂道的關切,就連同年齡的金城以及田所也過來關心,唉、該不會真的被個笨蛋傳染感冒了吧?

 

 

  當然很快得知消息的東堂快抵達卷島家,跟之前相比,局勢完全一面倒。

 

  「小卷,我才剛好沒多久就換你倒下,這樣不行啊!要趕快好起來才行。」東堂盡八的眼神跟話完全成反比,讓卷島覺得這下可能會病得更重了。

  「吵死了!沒聽過病人生病需要靜養嗎!咻!」倒在床上臉上充滿許多黑線的卷島完全讓東堂驚慌起來,好在經過東堂扭乾濕毛巾,放在額頭上,過沒多久,卷島就開始睡著了。

 

  「生病的小卷和平日的小卷不同...但是這樣也好可愛......」東堂興奮地在一旁守床,就像是王子想要守護公主一樣的感覺,而卷島就算知道也打算不說出口的那句:

 

       謝謝你的照顧。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