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注意
不同等級的對話(X

 

  「卷島前輩,那、那個......」小野田帶有點困擾的語氣說道,「如果看到一堆未接電話的紀錄,該如何是好?」


  「就直接無視它。」卷島很淡定的回應。


  「欸?!但是...是真波君的電話,不回撥好像也說不過去。」


  「那就你自己決定,像我的話,就會把那些未接電話的紀錄給無視咻。」


  「嗯。」小野田用力的點點頭,走出社辦外,回撥自己的手機。

_____

 

  「喂喂,是小卷阿~!難得你會打過來,本來我想要打過去你那裡的。」東堂愜意的說起,「小卷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嗎?莫非是想要跟我約會?」


  「少蠢了,東堂。」卷島不耐煩的回應,「話說你也別把這種壞習慣教給你的後輩,會造成小野田的困擾。我記得...你那個後輩叫什麼真波來著...」


  「哈哈,非常感謝小卷的關愛,不過我沒有教真波他這種壞習慣呢,況且小卷你也有不接電話的壞習慣阿,怎麼可以只算在我頭上呢?」


  聽到對方開始無辜的哭腔,卷島就知道東堂開始耍賴了,「那請你至少跟那傢伙說一聲,如果沒什麼事情,別一直打電話給我學弟。」


  「我盡量勸他吧,畢竟真波他阿,可說是天然的孩子呢!」


  「我怎覺得你的口氣像老媽一樣咻...」


  「蛤?小卷你在說什麼?」


  「咳!我什麼都沒說!」


  「欸欸小卷再說一次嘛!」


  「別再問!」


  「阿!對了小卷要不要參加廟會?會很有意思喔!」


  「沒興趣咻!」


  「欸欸!小卷別這樣!會傷我的心的!」


  ......

_____

 

 另一邊


  「嘟...嘟......」


  「喂,阿,小野田,你總算接電話了呢!」接起手機回話的是真波,「打了這麼多電話總算值得,本來想說要是你還是沒接的話,想去你那裡找你。」


  「真波君,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小野田的語氣顯得困惑。


  「想問問你有沒有打算去廟會。」真波笑著說,「我蠻想看夜空的煙火呢,小野田你呢?」


  「煙火...是哪裡的煙火?」


  「是箱根這邊的煙火廟會,只要一到晚上,除了漂亮的廟會攤位所亮的燈,還會有漂亮的煙火呢。」真波越說越起勁,「因此,我很希望能跟你分享,這樣的美好事物。」


  「那你願意過來嗎?」


  「嗯......」小野田頓時猶豫起來。


  「坂道?」
 

 

  「?!是?」突然真波的那句"坂道"嚇到了小野田,他驚慌失措回了個是。


  「你不想去嗎?」


  「沒、沒這回事,因為......」小野田臉微紅,雖然對方應該看不到。


  「是真波君的邀請讓我很開心。」


  「這樣啊。」真波笑得開懷,「我也很開心喔,坂道。」他故意再講一次小野田的名字又使得對方又再被嚇一次。


  「看樣子小野田你真的很不習慣我叫本名,其實你也可以叫我山岳。」


  「真波君...山......」小野田緊張地說出姓氏再鼓起勇氣說後面兩個字,「山...山岳.....」


  本來只是想開開小野田的玩笑,突然聽到名字的真波,臉也紅了起來。


  還好只是在電話中,不然八成會很想要緊緊抱住小野田不放.....


  試著平復無法冷靜的心情,真波高興地回應他,「嗯!雖然這是第一次聽坂道這樣叫我的名字,但是我很開心!那麼,之後我會再聯絡你,廟會的地點。」


  「嗯......」小野田聽到那一端說了"再見"後,兩手掩住自己的臉。


  明明只是講名字...為什麼會如此臉紅心跳?


  「小野田,你的臉好紅咻......」


  「阿阿阿阿阿阿阿卷島前輩!?我只是覺得有點熱哈哈哈!!」小野田被嚇得趕緊跑去水龍頭前洗臉。


  「......」卷島無語地看著小野田的過度反應,思考剛才小野田問他的事情。


  「該不會......」東堂的後輩對小野田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了咻?!


  卷島決定下次見到東堂一定要好好質問他。


  而真波則是相當心情好的跑去山坡爬坡。


  -完


作者感想:

願意來廟會的卷島和小野田
下次的廟會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後續?!

, ,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