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虐/微崩哭哭有/卷島沒有戲份(?)/箱根成員些許

小劇場歡樂惡搞女裝有(?)

 

  自從在高中聯賽,東堂盡八與卷島裕介確確實實的比了一較高下,以及後輩的真波山岳與小野田的約定兌現。


  幾家歡樂幾家愁。敗北者給予勝利者一個頭銜,勝利者給予敗北者一個感謝。


  熾熱的夏天,高中聯賽結束後。夏天的尾聲也將盡。


  之後......

_____


  「欸欸,你最近有沒有看到東堂前輩,常常勉強地露出笑容的表情?」


  「有,我有看到!真不曉得東堂前輩是因為心情不好還是因為...總北的那個卷島前輩似乎離開自行車社的關係.....」


  「你是指山頂上的蜘蛛男那位?我有聽說過,他因為家人的緣故便打算一同去英國生活。」


  「喔喔!聽起來很棒!英國...那位前輩真是厲害!畢竟要會些英文才有辦法解決語言不通的問題,不愧是有錢人。」


  學弟A與學弟B閒聊之際發現到,東堂滿是瞪過來的眼神似乎暗示他們別再提到那個人的事情,便轉了別的話題聊。


  荒北簡直看不下去了。

_____


  「喂!東堂,不過是那個卷島去海外生活,你就變得好像世界末日來的模樣,給我振作點!」


  「荒北!別把我的小卷說得好像壞蛋一樣!再說...那也是小卷的決定,我也只能夠...等待他回來的一天。」


  「哼!我看他回來你大概八成都要變成老頭子了!再說我們還有交接的事情要做!況且那傢伙不也是跟你較勁過?可別辜負他給予你的勝利。」


  「是阿......」東堂苦笑,「多虧眼鏡君的福,我想要是當初沒有他的話,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跟小卷比最後的勝負了。」


  「......」荒北沉默一會兒,「總而言之,你這山神還是給我恢復精神...我可不想看到一個無精打采的傢伙讓所有的後輩們給失望!你說對吧?小福?」


  「沒錯,東堂,現在可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當我們三年級的使命完成後,我們必須傳遞一些東西交接給我們的後輩。」福富還是坂著那張臉說道。


  「盡八,真不習慣你現在的樣子,來,這給你。」比出BQN手槍手勢的新開遞了跟能量棒給東堂。


  「你們...」東堂先是低頭,「哈哈!我沒事啦!只是最近家裡的旅館忙錄的緣故,而有些疲倦罷了!」


  緊接著又是一鬧又一鬧的歡樂喧囂聲。


  而打鬧完後東堂找了安靜的某處,


  哭聲慢慢的一點一點的開始出來。


  然而哭的人不只東堂一個。

_____


  在安靜的山坡上,望著手機的一通未接來電而停下車的真波山岳剎那間完全想把通話紀錄和那名未接來電者的電話號碼給刪除掉,但手指卻始終沒有按下。


  「都是因為我...才會害得前輩他們...辛苦付出的一切給......」


  說完眼淚又會不爭氣的掉下來。


  要是那時候沒有遞水瓶給小野田的話。


  說不定那次的勝利就會歸於箱根學園了吧?


  雖然御堂筋也是很麻煩的對手,但是小野田才更加地麻煩。


  下次......


  再見面的話......


  絕對不能再輸給他!


  真波山岳下定了決心,打消刪除的念頭,只是消除掉手機內的未接來電的紀錄。


  回撥了電話給小野田。


  「喂?是真波君!?」小野田驚訝的聲音讓真波笑了一下。


  「嗯!是我沒錯!坂道,你今天有沒有空?我想找你跟我再比一次,地點在我們曾相遇的山坡上...我等你......」


  那股不甘心感便再一次從隔閡當中慢慢滲透......忌妒與感謝也在其中。

______


  一名勝者與一名敗者的心情很不同。


  雖然前者勝利了,但隨著那位重要的敗北者離去後而感到寂寞。


  而另一邊,雖然敗北者超級不甘心,卻深深刻刻把那位奪取自己勝利的勝者給永遠留在心中,既是朋友又是敵人的曖昧關係。


  -完


小劇場1 不能拒絕的通話 東卷

 


「......」在國外的卷島裕介無語的看著skype裡某人的通話,在猶豫要不要按取消。

 

下秒對方就打了字來:

 

"別按取消!小卷敢按取消的話我就跑去英國找你喔!"

 

卷島裕介快速打字回應:

 

"東堂別這樣咻!你對英文一竅不通來了也是白來!"

 

東堂快速打字再回應:

 

"那就接受我的是通話邀請!"

 

無奈之餘,卷島為了避免東堂真的說到做到,按了接受。

-完

_____

小劇場2(惡搞/女裝有? 打折優惠  山坂


  in秋葉原


  「女僕...咖啡廳?!」小野田驚訝地看著真波。


  「我有個女性朋友在這裡工作啊......!所以來這裡吃飯會有打折。」真波笑了笑看看小野田驚慌失措的模樣,真是可愛。


  「哎呀,這不是真波嗎?你來了...那這位戴眼鏡的人是?」女性友人C子好奇問。


  「這是我的朋友,小野田坂道,是在高中聯賽第一名的冠軍喔!」真波此話一出馬上讓小野田很慌張地揮了揮手說"啊!我是因為車隊才贏的......",C子不禁笑了出聲。


  「小野田君,不用這麼謙虛...順帶一提,在這裡想要有打折的話,需要...」C子故意湊在小野田的耳朵說話,小野田聽到耳根和臉都紅了起來。


  「欸!!!!!」過不了多久,小野田被C子拖去更衣室,在C子的協助下(但是還是小野田自己說自己換上?),小野田勉為其難的從更衣間走出來。


  「!」真波吃驚的看著小野田那一身貓耳女僕裝的裝扮。


  「真、真波君!」


  「還真是適合你呢。」真波滿意的點點頭,「這樣我們就有打折優惠了。」


  小野田這下才驚覺自己被暗算了!太過羞恥之下想衝回更衣室卻被真波給抓住手。


  天啊!打折的代價也太過羞恥了!!

___


  之後有段時間,小野田都會委婉地拒絕真波的邀請。


  看來果然是女僕裝所帶來的反效果吧?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