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記憶捏造、滲漏一點R卡官方相關記憶、請先看過R卡(布朗寧R1.R2)後便能理解

 偵探內心有

 

 

  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再度踏入這裡。

 

 

 

  手持頗有歲月痕跡卻能夠使用的鑰匙,打開鎖,藉由微微的煤油燈照亮室內,打開抽屜,裡面擺的盡是一本本相簿,年代多久,布朗寧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有幾本可能曾是父親健在的時候所拍的照片。

 

  照片...要不是在公寓內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這把鑰匙(大概是以前母親給的),大概現在也不會在這裡。

 

   更該死的是自己對於真相的過度好奇心促使自己有著想要來尋寶的探險動力。

 

  不自覺嘆了一口氣,布朗寧開始翻閱一本本相簿......

 

  出生、年幼。

  

  照片幾乎都會有自己與父親的合影,儘管當長大後對父親的印象已經變得特別模糊,那種...

 

 

  溫暖如太陽般的感覺在腦海中始終揮之不去。

 

  復古的東西是父親的最愛,自己也不知不覺深受影響。

  

  看到其中一張照片時,布朗寧緊閉雙眼努力去回想。

 

 

 

  

   ......

 

 

 

 

  "大衛,你以後想做什麼?" 

 

  戴著眼鏡的父親對正在看繪本的布朗寧發出一個問題。

 

  "不知道。"

 

  對於父親的問題什麼也都沒想的快速丟出一個答案。

 

  "哈哈!"父親笑了,

 

  "如果不知道的話,爸爸可以提議一個很適合大衛的職業喔,那就是─"

 

  "是什麼?"

 

  百思不得其解父親的回答,在那幾個音節出來之後,

 

  

  Detective

  

  ─偵探 

 

___________

  

  ......

 

 

 

  要是當時父親沒有提到這兩字,自己說不定就會作其他職業,畢竟偵探是個靠人委託、專門替人解決真相以及順利了結委託的傢伙,有時還會冒著生命風險去調查一些被委託人所指定的監視對象及場所,要是一個不小心被發現就還沒賺到委託人的錢就先性命沒了,況且有時候,也可能沒有半個委託上門,就像是做生意的商人似的,有賺就有賠,報酬是委託人給的錢,支出是體力、時間、腦筋、臨場反應。

 

 

  再說,父親的去世也是主因之一。

  

  布朗寧看了另一張照片,是三人合影的全家福,想起了一些事情。

  

  本來預定好某天要再度三個人一同去攝影館合影,然而那一天,正好是父親不幸過世的日子。

 

  那時候的母親接到父親同事的電話,顫抖的手差點連話筒都拿不穩。

  

  ...過了幾天之後,在墓園有許多人替父親送行,場面相當哀淒,母親哭得唏哩嘩啦的,而自己...

  

  到底有沒有哭,布朗寧不記得了,只知道那時的感覺,很空虛、很難受。

  

  只知道手拿著的小黑傘上有許多的雨滴滴答答打個不停。

 

  過了一段時間,母親再度嫁給了父親的同事馬克,馬克待布朗寧很好,但年幼的自己還不習慣第二個爸爸,直至馬克的堅定與母親的說服之後,才慢慢開始熟悉。

 

   ......

  

  在生父去世以後的日子,童年除了前段,後段的身影消失了,漸漸的那是連馬克都無法取代自己心中的第一順位。

 

   年少至長大成人,體會到原來從小社會到大社會的任何世面,現實把自己名為夢想的鏡子給打碎,一堆不堪的記憶與陰影浮上檯面,負面情緒被面具給好好地隱藏壓抑著,天平上的理性

 

              將感性給覆蓋住,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然而成年時,自己所做的一個決定卻沒有讓自己後悔過。

 

  就是成為一位名偵探。

  

  也不一定要到有名,只要有涉及解謎,自己就會有止不住的好奇心與動腦去盡力解這個謎團。

  

  然後了解到更多人類相關的情感、日常生活的常識、知識。

 

 

 

  但是多少會、想要再度感受到那種感覺。

 

 

  對生父的親情感勝過對母親和馬克對於自己的親情感。

 

  

  為何眼淚在流?   

 

   

  「...唉、我在做什麼,想這麼多也是沒用的。」布朗寧先是自言自語,才驚覺自己的反應,布朗寧趕緊用手帕擦拭掉眼淚。

 

 _____________

  

  去掃墓,會比去回憶更加實在點。

 

 

  偵探不再去翻閱相簿看那些點點滴滴,收好後,關上門。

 

 ___________

 

  

  曾經有人說,要是不開心的話就去把它排除掉。

 

 

  墓碑上的藍色玫瑰,是生父生前最愛的花朵,那也是從母親那裡得知的。

 

  

  「...就這樣走到這一步了。」布朗寧露出苦笑,望著刻有生父名字的灰色墓碑。

 

  「爸爸...我現在做偵探了,能獨當一面的大人,不再猶豫,還有......」

 

 

  ─也感謝你曾經陪伴我的那些日子。

 

   離開前,布朗寧熄去手上的菸,將菸置於自己準備好的菸灰缸。

 

 

  而本來在墓園下的雨也在布朗寧離開之後,露出太陽。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