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到近 微閃光/插圖繪:快樂貓      (收到點圖十分感謝)

時間點拉至兩人尚未交往之前

     

        下午,宅邸外頭下著雨,原本該是出任務的時刻,卻雨勢過大而因此作罷,宅邸內的戰士們便在房間或其他場所做點事情來消遣這段時光,就連梅倫與布朗寧也不意外。

 

      在大小姐的允許下,兩人在特殊打造的茶室內享用方才梅倫親自在廚房所手工製(還有助手露緹亞加持協力合作)的茶飲與蘋果派。

 

             由於梅倫與布朗寧之間的關係算不上好友也還沒到超越友誼的地步,僅算是布朗寧對於梅倫的印象皆無,梅倫卻意外對於布朗寧感到特別熟悉。

 

        有了這樣的障礙,私家偵探布朗寧感到相當不自在,也不曉得該如何向梅倫口中套出何種情報或是聊個話題。

 

                 尷尬的氣氛處於兩人安靜的、梅倫手上拿起一壺白色茶壺,傾倒茶飲在布朗寧的白色咖啡杯中。

 

  唉呀唉呀,這樣下去可不妙阿。

 

  布朗寧暗自心底有想逃跑的打算卻因對方的茶約邀請而沒有那個膽拒絕。

 

  該怎麼打破這樣的氛圍才好?

 

  「布朗寧。」

 

  對方的呼喚聲打醒布朗寧心裡糾結的思考腦路。

 

 

________

  「...梅倫先生,邀請我喝茶的目的是?」基於好奇心(只要是偵探都一定有非常想要知道的真相﹞,布朗寧向梅倫丟出一個疑問。

 

  「布朗寧先生,不用太過於提防我。」梅倫苦笑用了敬語,「目的,就不過是想要了解您,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另外也請您不要太過於拘束,可以放鬆一點沒關係。」

 

  「是嗎......」得到一個不算好也不算壞的回答,布朗寧的目光投射在...對方蘋使用刀子切了一塊蘋果派,遞到自己眼前,只要是喜愛甜食者,看到甜食都會忍不住垂涎三尺吧?

 

  「梅倫先生...您這樣的舉動非常的奇...呃...我是指非常特別,是不是您生前有什麼記憶促使您這樣做呢?」

 

  希望對方沒有真的聽到那句奇怪的字眼才是。

 

  「舉動嗎,」梅倫聳了聳肩,「或許是也說不定,畢竟記憶這種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真的會有這麼一天去取得,完全出自於大小姐很熱心的幫我恢復,」提到大小姐時,梅倫顯得表情十分柔和,「只可惜,恢復的五分之二的記憶呢,但是對於布朗寧先生,我認為我以前就認識過你,就算現在的故事都沒有描到任何我與布朗寧先生相識的事情,那也沒有關係。」

 

  看到布朗寧錯愕的表情才讓梅倫發覺自己的不對勁,「抱歉呢,我似乎說得太多了.....。」

 

  布朗寧搖搖頭表示不介意也侃侃而道,「記憶...我想到大小姐對於我好像太過於執著......」光想起那樣的光景布朗寧不禁感到害怕,「無論是記憶、專用武器、五等卡,還是我的衣服、鬍 子、公事包,都跟其他喜愛著另一個我的大小姐們一樣,說什麼都要取得。」布朗寧吐露出自己的心聲給對方聽。

 

  「呵,」梅倫輕笑了一聲,「布朗寧先生還沒察覺到嗎?」馬上換得布朗寧一臉困惑,「您、您這是什麼意思?」

 

  「那是大小姐對布朗寧先生的愛情,女孩子有喜愛的人的時候都會憤不顧身想要重要的人的任何一切。」

 

  聽到梅倫這番話,布朗寧恍然大悟但仍無法接受般的回應,「但像我這樣年紀不小的大叔,會被大小姐看上肯定不會只有這樣奇怪的理由對吧?」

 

   「嗯,也只能靠布朗寧先生自己去思考另一種意義呢。」梅倫落完此句喝了一口茶飲,「另外...布朗寧先生,我們還是不使用敬語比較好,即使你與我關係匪淺,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放鬆一些,把我當成普通朋友閒話家常也好。」

 

  這、這樣的話語是.....?!

 

  布朗寧先是尷尬了一下然後苦笑了說,「請給我一些時間適應,很抱歉我還沒能夠習慣這種場合呢。」

 

  「不要緊,一點一點慢慢適應就好。」似乎發覺到布朗寧的不安,梅倫用了比較委婉的口氣來試圖讓對方能減輕一點負擔感。

 

  「阿、聊了這麼多話題,我想布朗寧你先嚐嚐看一口我與露緹亞小姐合作的手工蘋果派如何?」梅倫的眼神給了布朗寧提示,「那、我就不客氣了。」

 

  梅倫閉眼喝起茶,布朗寧開始一口一口吃著蘋果派。

 

  「好久沒有如此悠閒了。」梅倫的話語使布朗寧不禁也微笑表示,「天氣壞八成也不是壞事...雖然會給大小姐不能夠出任務造成困擾就是。」

 

  「等天氣好的時候再補償大小姐也不遲。」梅倫的視線朝布朗寧臉上看,布朗寧顯得渾然不知只是吃著蘋果派,對方像是想起什麼,從口袋內掏出一塊手帕,輕輕的在布朗寧的嘴角邊擦拭。

teatime   

 

  「?!!!!!!!」布朗寧對於梅倫這樣的動作感到驚嚇。

 

  「布朗寧,吃甜點的時候,可別忘記餐點禮儀呢。」有點像是故意坎述布朗寧的梅倫,嘴角上揚的面容,使得布朗寧尷尬的輕咳了一聲,「咳、那也沒有必要...這樣做,我們都是男性,不是嗎?」

 

  「基於禮儀我必須這樣做。」梅倫不慌不忙的迅速回應讓布朗寧有點被擺一道的感覺。

 

  「梅倫先...不、梅...梅倫你這句話十分有著疑點存在。」不甘心的布朗寧像是正式的私家偵探一樣盤問,「確定沒有任何其他目的?」

就如同那第一個問題的疑問一樣。

 

  「蘋果派好吃嗎?」

 

  「呃...非常好吃。」想轉移焦點是沒有用的,「但這樣子是不行的,梅倫,回答前一個問題。」

 

  梅倫沒有回應,剛才手中的手帕反而送到布朗寧手中,「聽說你的興趣是解謎沒錯對吧?那就把這個當作是我的答覆。」

 

  鐘聲突然響起,梅倫知道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非常抱歉我不能一直在這裡耗,聖女大人那裡有重要的事情要讓我去做,也感謝布朗寧你陪我聊天。」,向布朗寧鞠躬致歉後,對方隨即離開茶室。

 

  ...什麼阿、那傢伙。

 

  留下一個手帕什麼提示都沒給就先閃人,還真是奇怪的侍者阿。

 

  從兩個人變到一個人的情況下對於布朗寧是非常奇怪的狀況。

 

  不管了,先來看這條手帕會變出什麼奇怪的玩意兒,聽聞對方似乎是個魔術師,說不定手帕內有什麼奇怪的謎團也說不定。

 

  那,手帕內的秘密究竟為何呢?

 

  時間點從梅倫回來後,布朗寧揭開真相的表情就能得知他有多大的反應。

 

  兩人的關係也就就此從那塊極大的障礙變得更加不奇怪了、

 

  一點一點的從揭發真相的點和那種神秘面紗的複雜關係更過於簡化。

 

  答案藏在細節裡,或許...

 

  也只有布朗寧和梅倫知道了吧?

  End.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