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式寫法

情色描寫注意


  宅邸內唯一設立的賭場,是任何人樂於消遣的好地方。

  但是對於布朗寧來說,他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賭場。

  因為......

  有位明明不太熟,卻又總是直呼他名字的傢伙在。

  在房間的地上收到一封邀請函,是那傢伙寫的。
____
To布朗寧

今日的遊戲很有趣,希望能有這個榮幸夠邀請您過來一起玩。

贏了會有很大的獎勵
                                                by梅倫
____

【布朗寧】獎勵...誰稀罕那種東西。

  十分想將邀請函丟進垃圾桶,丟完後又不自覺得拾起。

【布朗寧】...去看看也無妨,既然你就這麼想要我去,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麼花樣。

     走進賭場,只有梅倫一人正在俐落的洗牌。

【梅倫】「等您很久了,先生。」

    不同於之前的直呼其名,梅倫難得以敬語代替,讓布朗寧感到有些不習慣。

【布朗寧】說吧,遊戲是什麼?如果很無聊,我會馬上走人。

【梅倫】放心,這個遊戲會讓您感到興趣的,不然我也不會這樣如此邀請您了。

【布朗寧】哼,廢話少說,快說遊戲規則。

【梅倫】是的,我馬上開始替您解說遊戲教學。

  紅色十字的刺青,在臉上相當顯眼,梅倫的燦爛笑容讓布朗寧是越看越火。

【布朗寧】"…果然還是不該來這裡的。"

  經由梅倫解說,紅心牌遊戲,A最大,K最小,以賭數字來決定勝負,當這一回合抽到有最大的數字牌的人是贏家,懲罰是輸一次脫一件,但布朗寧覺得這懲罰太奇怪了,馬上提出異議,卻被梅倫給駁回。

【布朗寧】哪有人這樣不講理的,還挑在這種冷得要死的冬季用這樣的懲罰,不行,我不玩。」

【布朗寧】晃了晃手,表示拒絕。

【梅倫】不玩也可以,不過我想請教您一件事情,先生覺得自己的運氣很不好嗎?

【布朗寧】......

【梅倫】意下如何?

【布朗寧】衝著你這句話,我的運氣如何,就證明給你看。

【梅倫】好,那麼開始進行遊戲。

  成功挑釁布朗寧的梅倫,笑著看對方有點怒的表情。

【梅倫】(小聲說)還真是可愛呢。

  一開始,布朗寧覺得自己抽到的牌,真的都是幸運女神所眷顧的,牌的數字很大,馬上就讓梅倫脫掉外套,隨著一回合一回合的進行,梅倫繼而脫掉背心、襯衫、長褲、襪子......


  到了最後一回合,梅倫提議,既然他只剩下四角褲,那麼就來賭的大的,而布朗寧拒絕,但是在梅倫的說服下,布朗寧決定靠自己連勝的運氣,給賭下去,結果......

  讓布朗寧非常後悔賭這一回合。

  他輸了,前幾回的連勝,都是美好的錯覺,輸在最後賭注最大的回合,等同於走入死胡同,全盤皆輸。


【梅倫】願賭服輸,先生。

【布朗寧】…早知道就不要賭這一局了。

  布朗寧不甘心的嘖了一聲,將全部都脫掉後,赤裸的身體感受到冷空氣的接觸,而不自覺的發抖起來。

【布朗寧】...好冷,遊戲已經結束了,我想穿回去。

    正當布朗寧想要穿回去的時候-

  梅倫抓緊他的手。

【布朗寧】!!你,做什麼!?

【梅倫】用不著穿回去,既然先生和我都已經脫了,要不要在這裡做件可以取暖的事情?

【布朗寧】"取暖......!?"

  說時遲,那時快-布朗寧被梅倫給翻過身,雙手被梅倫的領結絲帶給綑綁起來,梅倫將他壓倒在,使得布朗寧無法逃跑。

【布朗寧】等等,給我放開!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梅倫沒有說話,只是在布朗寧的頸上開始吸吮著,緊接著鎖骨、胸口、腰,甚至連大腿內部也不放過。

【布朗寧】嗯...哈啊...快住手......

    經由梅倫這樣一弄,布朗寧忍不住發出呻吟。

【梅倫】身體很敏感呢,先生。

    梅倫惡趣味般的故意以尊敬語調侃布朗寧。

【梅倫】那,這裡會不會也很敏感......

  套著灰白手套的手,套弄著布朗寧的性器,被這樣一弄,布朗寧又開始抗拒。

【布朗寧】快、快放開,啊......

  不想發出的聲音,但是在梅倫的手一套弄分身後,布朗寧還是按耐不住,他還是從嘴裡不爭氣的發出呻吟。

  也許是梅倫套弄的技術太好,布朗寧一下子就射了出來。

【布朗寧】呼......

【梅倫】先生這樣就不行了?等等還有讓先生感到更加刺激的事情。

【布朗寧】少囉嗦,快給我放開!

  無視於布朗寧的命令語氣與掙扎,梅倫將布朗寧轉身,讓布朗寧措手不及的雙手彎曲放在牌桌上,梅倫在牌桌下拿出潤滑液,沾了一些在手指上,一根手指先是放進布朗寧的股間的穴口,然後,第二根、第三根也照樣進入。

【布朗寧】不、很痛...唔......

【梅倫】忍耐一點...我會很溫柔的......

  梅倫說到做到,他看著布朗寧的反應而調整力道,好讓布朗寧可以不會因為手指的關係而過於痛,但還是逼得布朗寧的眼淚,都從眼角溢出。

【布朗寧】騙人...說什麼很溫柔......根本很痛......

  在抱怨的時候,布朗寧發覺自己的眼淚被梅倫給舔舐掉,驚慌失措起來。

【布朗寧】!!

【梅倫】這樣,就不會痛了吧?看著布朗寧有趣的反應,梅倫的笑容,顯得有些滿意。

【布朗寧】這樣就夠了吧......快把你的手指抽出來......

  羞恥的說出要求,布朗寧覺得,光是這樣就夠當懲罰了。

  可梅倫沒這麼想。

【梅倫】要我抽出手指可以,但先生會後悔的。

  梅倫燦笑將手指抽離布朗寧的體內,隨後將自己的四角褲給脫掉。

【梅倫】正好是進行最後懲罰的時候。

【布朗寧】順便也解開我手上的...唔!?

  布朗寧還來不及反應,梅倫的男性象徵,進入了他的體內。

【梅倫】先生,不要急著想逃走...這樣可是會讓我傷心的......

  除了以適當的頻率進出布朗寧的體內,梅倫還在布朗寧的肩膀上,留下如同草莓般紅潤的痕跡。

【布朗寧】嗯...啊...哈阿...梅......

  布朗寧一下喘息、一下呻吟著,甚至連梅倫的名字都沒有辦法完整說出口,熱汗在滾燙發紅的身體中流出,心跳也跟著加快,只能任由對方激情的深入淺出,像是陷進去魔術箱,被魔術師的劍刃給刺穿於全身一樣。

【梅倫】...布朗寧,這樣的懲罰,還喜歡嗎?

  梅倫也在喘息著,但沒有像布朗寧那樣的過度反應,在一進一出的途中,梅倫還吻了布朗寧的臉頰。

【布朗寧】當然...不...喜歡......

  勉強的說出這幾個字,布朗寧聽到對方深切的笑聲,以及自己不願意的射精還有梅倫射在自己體內等等的羞恥事。

  這些,布朗寧都不想再去想了,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梅倫】(看著昏去的偵探)...似乎做得太過頭了......

  梅倫愧疚般的收拾清理好賭場,順便也將自己雙手上的領結絲帶給解開,以公主抱的方式,把人帶進浴室做簡單的清潔,換上睡衣,把人放置於自己的房間床上。

  看著因疲憊而昏去的睡顏,梅倫輕撫布朗寧的頭髮。

【梅倫】抱歉,用了如此強硬的手段弄痛了你......

  梅倫輕吻對方的頭髮,他自己也感到睏頓,靠在布朗寧身旁,抱住,入睡。

  完-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