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唐松正常運轉

超展開

 

 
  「一松哥,今天是我的球隊上的決賽,一定要記得來看喔!」
 
 
  出門前的十四松的叮嚀讓一松感到不耐煩的敷衍他,「是、是,你還是趕快去會合比較好,集合都快遲到了。」
 
 
  「哈哈!!」笑得開懷的十四松大聲回應,「今天我絕對會打出一支全壘打給一松哥看的!!!!」
 
 
  一松送走些許興奮的十四松出門後,百般無聊賴似的在電視機面前看棒球比賽的直播,「那傢伙的比賽是下午的.....」
 
 
  當他這麼想的時候,人已經坐在球場上的位置,手上拿著 一盒熱狗堡和加油棒,在棒球場中看見眼熟的傢伙,正蠢蠢欲動揮舞他手上的球棒。
 
 
 
  球場的廣播聲音在一松耳邊迴盪著:
 
 
 
  XX,四號,十四松
 
 
 
  投手快速朝捕手投出球—
 
 
  鏘!!!!!!
 
 
  球飛外的往棒球場牆邊外圍飛到球迷觀眾席,而剛好一松莫名地抓住這顆球,突如其來的天外飛來一球,簡直把他嚇到自己半睜開的眼睛瞬間立馬睜開得頗大。
 
 
  由於十四松活躍的全壘打,把雙方平分的僵局給打破!!!!!!
 
 
 
  「好樣的......」一松緊緊抓住球不放深怕附近的球迷會跟他搶,比賽結束後的MVP頒獎典禮很快就開始了。
 
_____________
 
 
  棒球場電視牆上的大螢幕很快地映出記者訪談十四松的畫面
 
 
 
  「恭喜十四松君成為本屆的MVP王,請問你對此有何感想?」
 
 
 
  「野球!」
 
 
 
  「呃...我的意思不是要問你這個,對於打出全壘打逆轉勝,你有什麼想法嗎?」
 
 
 
  「一切都要感謝一松哥!」
 
 
 
  一松不喝還好,含在嘴裡的冰紅茶馬上噴了出來,而且還噴到前面的唐松的頭上,馬上引來唐松的不滿。
 
 
 
  「喂!一松,你搞什麼飛機...嗚?!」這時的唐松突然被一松的球給擊中球,馬上頭上失血升天。
 
 
 
  「喔不,唐松哥掛了!」跟著一起陪同的椴松驚呼著,和其他兄弟們把唐松給拖去醫護室。
 
 
__________
 
 
 
  「請問這位一松先生是你的什麼人呢?」
 
 
 
  「是個很不坦率的傢伙唷!」十四松不等記者問下個問題,把麥克風搶過來大聲講,「一松哥!今天我打出全壘打了!請你和我結婚吧!!!!!」
 
 
 
  十四松震撼發言讓一松當場僵在觀眾席座位上,這時不知到哪裡的光集中在他身上,而螢幕也出現他自己,被眾人所關注的一松感到害怕。
 
 
 
  「十四松你這個混蛋!到底在講什麼鬼話!!!!」一松一臉尷尬的表情,不良的口氣一下子爆發。
 
 
 
  原本還在跟記者訪談的十四松(穿著野球裝),突然間出現在他面前,「找.到.你了。」
 
 
 
  一松立刻被十四松給公主抱,衝到附近的白色教堂內。
 
 
 
 
  這種超展開的劇情讓一松頓時腦袋當機。
 
 
 
  陷入黑暗當中......
 
 
 
_______
 
 
 
  「一松哥...一松哥醒醒!」突然一個聲音(身體受到搖晃)使他醒了過來。
 
 
 
  「...原來是夢。」一松看見眼前的十四松,眼神突然警戒起來。
 
 
 
  「怎...怎麼啦?一松哥?」十四松不解的看著他,「看你的樣子,是不是作惡夢?」
 
 
 
  「咳...並沒有。」一松很快地否認了,他眼前的十四松給了他一塊熱騰騰的東西。
 
 
  「今川燒?」
 
 
  「一個奶油口味和一個紅豆口味,想說一松哥在家裡都沒吃東西,就買過了~」十四松不等一松說什麼反駁他,塞了一個奶油口味的今川燒給他吃,「好吃嗎?」
 
 
 
  「......」一松因口中含有奶油口味的今川燒,只能夠點點頭。
 
 
 
 「其實我想告訴一松哥一件事情......」十四松輕輕在一松耳輕湊道,「想和你結婚這件事情是真的喔!!!!!」
 
 
  ?!!!!!!!
 
 
 
  一松驚覺手上無名指有被套過戒指。
 

 

  一松馬上昏了過去。
 
_______________
 
 
 
 
  「唔.....」聽到電視機的聲音,一松才發覺他還在客廳內的暖桌內,雖然才剛睡了一小時左右,但這種夢中夢中夢實在把他搞得一身冷汗。
 

 

 「最近老是做這種奇怪的夢呢...」一松望了望一旁已經趴在暖桌上睡死的十四松。
 
 
  不知道這傢伙會不會也跟自己一樣正在做夢呢?

 

  一松輕撫著十四松的頭,也一起窩著入睡。
 
  -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