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此CP為produce101s2賴冠霖X柳善皓[CUBE LINE],以下內為虛構捏造 請勿與現實畫上等號,如不能接受同性愛者請按上一頁 謝謝!
OOC描寫可能,閃光注意!一點點丹雍、友好組(昏&狼&海獺)、金周(?)、虎炫出場。


 

 

流星,對於許多人而言,是最浪漫的象徵以及回憶,就連善皓也不意外。

從小到大,除了練習生的階段太忙而沒看,韓劇裡多少有些劇情是透露出男女情感之間的浪漫,多半是在美麗又無光害的星空下所構成—

流星雨或是流星

在很小的時候,善皓無意間在電視當中看見一個不屬於自己國家的偶像劇,內容是女主角被霸凌結果意外與男主與其他男角意外達成了邂逅的青春浪漫校園故事。

其中一幕包括流星夜空。

不曉得以前哪個人這麼說,在流星出現的時候一定要馬上許願,願望才會成真。

在善皓的內心畫下了一個盼望:

要是有哪一天真的給我遇到,非得要好好想個獨一無二的願望不可!

許願望是非常謹慎的事情,馬虎不得,畢竟有些願望是可以在自己生日的時候馬上許,但是流星願望這種事是非常罕見的,猶豫許久,在求學階段當中,完全毫無頭緒。

直到他變成CUBE的練習生,遇到賴冠霖的那一天。
____________

時間拉回現在,善皓和冠霖在陽台上,準備好BBQ,順便將一些練習生也招來一起吃晚餐,現場如同派對或聯誼一樣,相當熱鬧。

練習生們一邊吃聊烤肉、一邊著聊著,從練習的辛苦到現在的預測,無話不談。

雖說國民製作人的投票數多少影響到大家的心情,但在冠霖說了一聲:"無論如何,都要在舞台上全力以赴。"

大家也就特別不去在乎那個話題,或許是因為冠霖效應吧?

等BBQ派對接近尾聲後,姜丹尼爾把喝個爛醉的雍成宇給扶走,朴志訓帶著李大輝跟裴珍映回去宿舍,金龍國與周學年也不約而同的離去,金鐘炫把喝到醉的姜東虎給拖走,在道別前他們也不忘對小雞仔兄弟們揮了揮手。

未成年的兩人因為年齡的關係,只能喝果汁或汽水來取代啤酒,善皓打開塑膠瓶的果汁的蓋子,拿起桌邊的吸管放入果汁瓶內,他望見冠霖喝的是青蘋果汽水,兩種飲料確實都是青少年們可以接觸的範圍,吸入果汁的善皓感到非常好奇的問,

「哥,你那裡(寶島)也有類似的飲料嗎?」

「有阿,」冠霖拿起吸管晃著自己手中的那杯汽水,「我的家鄉也有很多不同的無酒精飲料,而且也不輸你這裡的,有些很好喝。」充滿自信的他對善皓推薦,

「未來要是我們真的能夠出道,倘若有機會去寶島辦演唱會的話,我多想推薦一大堆吃的喝的給你!」

提到自家家鄉美味的哥,眼睛在閃閃發亮阿。

可惡,真想去哥的家鄉玩一玩,感覺到自己有點不甘心的表情顯露在臉上,善皓假裝輕咳反駁,「前提是,我和哥都得努力點才能保持或前進11名才行……」

剛才前幾個小時前的話題又被善皓給轉了回來,冠霖皺了皺眉,「不是說好不再提起嗎?你又開始想太多—」

「抱歉,哥,」露出苦笑的15歲少年向17歲少年道歉,「打從跟你一起參加這個選秀節目後,我多害怕自己會趕不上你的腳步,」善皓轉頭朝向夜晚的星空看去。

「......」聽到自家弟弟說出這番話,冠霖先是愣了一下,盯著開始沉默的善皓無奈說道,「要是害怕的話,就得努力練習。就算我們差個幾個名字,只要有辦法擄獲國民製作人們的芳心,就不怕自己狠狠往下跌不是嗎?」

善皓想,今晚的哥說的話真的比以往還要來得多,他向冠霖點點頭,說時遲,那時快—

「哥你快看!有流星!快許願!」在只有微弱光芒的陽台上,柳善皓閉上雙眼,雙手合十,口中喃喃自語。

有點遲鈍的冠霖,慢個一兩秒才察覺到善皓的行為,果真是像個相信浪漫愛情傳說的少女般的孩子啊,冠霖摸摸後腦勺想想,但他並沒有如皓善所照做,反而開口問,

「...善皓,」

「嗯?」

「你許了什麼願望?」

「哥,願望要是說出來就不靈驗了!」

善皓許完願正打算睜開雙眼時,突然間被冠霖給蒙住。

「先別急著開眼,我數到三、二、一,你才可以睜眼。」

什麼!?

柳善皓覺得這比他年長的小雞仔大哥真是怪怪的,儘管抱持著諸多不解的疑問,善皓仍然照辦,要是唱反調的話,哥又會生氣掉頭就走。

他不想要那樣做。

「三、二……」善皓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只見對方的"一"尚未起個聲,「哥,你搞什麼—唔!?」

「一。」

冠霖一臉正色地將唇覆在善皓的唇邊。

快速流動的時間,剎那間都在瞪大雙眼的柳善皓身上,變得像是緩慢的跑著,一秒、兩秒、三秒……

大概過了一分鐘左右,冠霖才肯鬆開自己的嘴巴好讓眼前的小雞戀人,多點喘息的機會。

呈現當機兼臉紅的柳善皓,大口大口地呼吸直至穩定後開始吐槽,「呼、呼,哥你這玩笑開得太過頭了!」

「這並不是玩笑,」冠霖再一次靠近他,

「我是認真的。」

就、就、就算是認真的也太........!?????

將近12點不遠,感到瞌睡蟲直奔善皓的腦裡,原本想問下去的衝動也頓時全無,他忍不住打了呵欠,冠霖看到後就對他說,「睡吧,明天也得早起。」

或許是今晚的衝擊太大,善皓靠在陽台的長椅上睡著。

深怕對方會感冒,在不打擾對方睡覺的情況下,冠霖悄悄的把整個人都公主抱了起來,抱回宿舍房間內。

「...也好,要是你知道的話肯定會更加糾結。」

把人給安安穩穩放置於床上蓋個被,也感到睡意的冠霖爬入自己的床內就寢。

我的願望是,比起一起出道,我們可以在一起一輩子。

陷入夢鄉的善皓,不曉得是否也是這樣想?

完-

 

 

創作者介紹

花色牌

小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